Ismee:纳吉下令将KWAP 20亿贷款的一大部分转到国外

第39名证人:前朝圣基金局总执行长、1MDB董事及SRC主席Ismee(中)。 摄影:Suhaimi Yusuf

纳吉走向法庭

第38名证人:前KWAP总执行长Azian。

-A +A

(吉隆坡11日讯)前SRC International私人有限公司主席Tan Sri Ismee Ismail指出,拿督斯里纳吉下令该公司将公务员退休基金局(KWAP)首批20亿令吉贷款中的大部分资金转移到国外。

他昨日在法庭上表示,纳吉通过SRC董事经理兼董事Nik Faisal Ariff Kamil下达指令,将15亿令吉转移到瑞士的瑞意银行(BSI Bank)。

同时,另3亿令吉被转到香港的瑞士宝盛银行(Bank Julius Baer & Co Ltd)。

控方第39名证人Ismee说,剩余的2亿令吉保留在国内,充作SRC的营运开销。

Ismee供称,转移资金的决定是Nik Faisal于2011年9月7日单独会见纳吉时提及。

Nik Faisal在2011年9月13日第二次董事部会议上,向SRC董事部传达了这一决定。

Ismee被要求出示Nik Faisal和纳吉的会议记录,因他只交出由Nik Faisal提供给他的副本。但这份文件遭辩护律师Harvinderjit Singh反对,因为可能是伪造,因此不应被标记或承认为证据。

这是尽管副检察官Datuk Ishak Mohd Yusoff不断指出,与纳吉会面的部分详细记录也记录在2011年9月13日的SRC会议记录中。

最后,承审法官Mohd Nazlan Mohd Ghazali允许将有关文件标注为“识别目的”,而非证据。

Ismee进一步作证说,他在2014年初前往瑞士,以向瑞意银行查询15亿令吉是否还在,并获一名“非常高级人员”保证,尽管这笔钱没有用于Aabar Investments,但这笔钱还在。

他称,在2014年SRC的第一次董事部会议上,董事部要求将资金带回来。

然而,他于5月递交辞呈,辞去董事部职务和主席一职,2014年8月15日生效。

企业监管问题迫使Ismee辞职

Ismee指出,公司的企业监管问题迫使他辞职。

他说,他于2011年获委,因为他自2009年起担任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董事。

他于2014年5月6日呈辞,并于同年8月15日生效。

“2014年5月至8月,我不再参与SRC的管理。我辞职是因为我不同意由总执行长Nik Faisal Ariff Kamil所领导的公司管理,尤其是账目和财务方面。”

他补充:“SRC的大部分行动都是由担任SRC总执行长的Nik Faisal所进行。Nik Faisal将把工作文件提交董事部决定,并对SRC将要进行的每个项目采取后续行动。”

对于SRC,Ismee表示,董事部的所有决定都需要征询名誉顾问拿督斯里纳吉的意见,且若有任何决定要知会纳吉,都是通过Nik Faisal。

“Nik Faisal是SRC董事部与纳吉的桥梁。只有Nik Faisal会将有关公司的任何讨论或决定转达给这位前首相。”

他回答Ishak的盘问说:“我曾提出SRC日常运作的监管问题。Nik Faisal会回应说,这个问题已经讨论过,并与政府达成一致。在我看来,Nik Faisal提到的‘政府’指的是纳吉。”

他补充,他知道时任首相纳吉有权委任他为SRC董事,也可辞退他。

“我意识到纳吉拥有‘雇佣和解雇’任何SRC董事部成员的最终权力。”

SRC的2013年审核账目未提交

Ismee解释说,促使他辞职的原因是,他和几名董事部成员被公司误导,认为2013年的审核账目已提交给大马公司委员会,而实际上并没有。

“我通过《The Edge》在2014年初的报道,发现这些账目并未提交。我承担这一责任,并决定辞职。”他补充,接替他的是Datuk Che Abdullah @ Rashidi Che Omar。

Ismee还称,当他2011年加入SRC时,他监督公司在2011年8月和2012年3月分别从KWAP获得两笔各20亿令吉的贷款。

据他说,上述贷款是SRC取得政府担保后获得的。

“在40亿令吉的贷款中,大约4000万令吉用来购买房产,后来卖给了SRC子公司Gandingan Mentari私人有限公司。”

Azian:纳吉是我的大老板

早些时候,前KWAP总执行长Datuk Azian Mohd Noh解释说,前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是她的“大老板”(ultimate boss),因此对KWAP批准向SRC贷款的决定具有影响力。

她说,SRC志期2011年6月3日的39亿5000万令吉贷款申请信,附有支持贷款的注释,虽然在法律上非强制性迫使该局向SRC提供贷款,但不能说没有任何影响,因为这封信的注释来自纳吉,是掌管KWAP的人。

她接受Ishak盘问时表示:“这封信来自我的大老板,我不否认有任何影响。”

 

(编译:陈慧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