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政府每年承担最高116亿2000万令吉的资产负债表外开支

fd_10June2015_theedgemarkets_0

-A +A

(吉隆坡10日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向国会报备,政府会在今年至2020年为9家官联公司,承担资产负债表外的款额,每年介于47亿6000万至116亿2000万令吉。

资产负债表外指的是一家公司或政府的有效资产和负债,惟不会出现在资产负债表上。

 “截止今年3月底,隶属财政部的9家官联公司,其资产负债表外的款额将由政府承担,从2015至2020年,每年款额介于47亿6000万至116亿2000万令吉。”纳吉是以书面回应居林万拉峇鲁区国会议员拿督阿都阿兹的上述提问。

然而,承担这笔款额将促使政府斥资逾500亿令吉,惟身兼财政部部长的纳吉却没透露这笔款额的用途与资料。

稍早前,阿都阿兹也要求纳吉交代政府旗下共有多少家官联公司(其中包括Pembinaan PFI私人有限公司和Pembinaan BLT私人有限公司)、政府承担任何被列为资产负债表外的开支、每月和每年的数额及用途。

《The Edge》财经日报引述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的话指出,资产负债表外的开支有明显的漏洞,因为此开支已远超过国会预算案所核批的金额。

 “这意味着政府的官方债务明显被低估,保持在低于55%的债务限额水平,未免惊动金融界和引起恐慌,预算案赤字也一样被低估。”

潘俭伟表示,政府透明化资产负债表外的项目是非常重要的,若全球经济环境动荡,这有可能会成为金融危机的主因。

人民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也表示,国会公布的数据显示联邦政府的资产负债表外债务,介于300亿(最低)至500亿令吉(最高估计)。

拉菲兹指出:“这也曝露了纳吉的某些行为显得伪善,他以削减赤字为借口来辩解政府推行的种种艰巨经济措施,同时他又秘密融资推高政府债务。

 “这对必须承担消费税沉重担子的公众来说非常不公平,来自消费税的额外收入不太可能加强政府的财务状况,而纳吉宣布承担资产负债表外款额将持续加剧政府的负担。”

他表示,最为糟糕的是监管不善,尤其是账外融资(off-balance sheet financing,或称资产负债表外融资)部分。

拉菲兹说:“我担忧的是有一天这些债务会像一马发展公司(1MDB)般一发不可收拾,造成失控的局面。”

格拉纳再也区国会议员黄基全表示,针对私人主导融资计划(PFI),资产负债表外的款额可能与卖地及售后回租事宜有关。

不管背后的原由,黄基全认为,政府一定要详细列举每一家公司,并全面披露其债务状况与性质。

 “我们必须细致观察这些款额对政府整体财务状况所带来的影响。”

另一方面,纳吉也透过国会书面回答金宝区国会议员许崇信的提问,他表示,身为1MDB顾问委员会主席的他并没领取任何费用、酬金或年度薪酬。

 

(编译:倪嫣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