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议员:大马不应忽视零工经济

-A +A

(吉隆坡8日讯)白沙罗区国会议员兼财政部长林冠英政治秘书潘俭伟表示,政府需要承认零工经济(Gig Economy)增长所作出的贡献,因为科技在今日的工作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

惟他承认这并非易事。他举例说,德士司机和电子召车公司如Grab,是公共空间中代表传统经济与零工经济的最大冲突之一。

潘俭伟上周六在校友联盟协会举办的“未来的工作”研讨会上,就公共政策进行专题讨论时说:“我认为没有一个适合所有人的政策。”

“过去,下意识的反应是保护老司机,因为我们有大约3万名德士司机。但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情况发生了彻底变化,现在有16万名登记Grab司机。这让政府意识到,现在也必须考虑新的Grab司机。”

他指出,政府的角色不是忽视这种情况,而是在双方利益之间取得平衡,同时为希望参与零工经济的人提供便利。

潘俭伟说,政府应考虑制定政策,使大马在未来更具竞争力,零工经济预计将发挥更大的作用。

他称,挑战在于整个国家从一个受保护的环境过渡到一个竞争激烈的环境。

“我们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变得更有效率、更有能力,让自己能够自立,这样我们就能与世界其他国家竞争。这些政策是我们实现这一目标所需要的。”

通过“共同繁荣”弥补劳动力供给缺口

潘俭伟表示,惟挑战仍然是劳动力供应与市场需求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很多人(毕业生)不想工作,因为最低薪金对他们没有足够的吸引力。”

“智库提出的一个建议是,政府应该介入市场,让共同繁荣惠及教育体系中的年轻毕业生。

这意味着告诉企业雇用这些毕业生,而政府则通过补贴提供某种奖掖或替企业缴纳新雇员的公积金。

他称:“这些都是政府必须考虑的因素,为了干预市场,确保财富在新的劳动力中共享。”

也参与专题讨论的林茂区国会议员凯里认为,在最低薪金方面还有立法的余地,并称公共政策必须根据现实的生活工资制定。

“制定最低薪金立法是可以的,但现在的最低薪金并不是生活工资,特别是在城市中心地区。数据显示,生产力提高了,但是薪资并没有同步上涨。”

“薪资中位数……许多公司的总执行长薪资与平均薪资或中位数的差距巨大。没有足够的利润分配给员工。”

凯里补充:“我觉得大公司应该付更多。最低薪金制不必是全国统一的最低工资。这可以基于领域,或者公司的规模。”

凯里:从政府新招募开始

同时,这位前青体部长表示,政府的角色不仅仅是为在新零工经济中的人提供保护,还在于改变传统经济中人们的心态,接受未来工作的新概念。

凯里说,公务员开支占政府总营运支出的41.8%,由工资或薪酬及退休金所组成。

据报道,2019年公共部门薪酬预计按年增长0.88%至820亿5000万令吉,而退休金料增3.1%至265亿6000万令吉。综上所述,这两项支出将使公务员总开支达1086亿1000万令吉,占2019年预算3145亿令吉的三分之一或34.5%,而用于发展支出的预算仅为547亿令吉或17.4%。

“大马的公务员制度,就如世界许多地方一样,提供退休金。考虑到未来30年,人们的寿命和预期寿命将会提高,我们将支付更长时间的退休金。”

在这种情况下,凯里指出,有许多职务已经可以自动化,但却很难做到,因为要尊重与公务员的社会契约。

“(然而)未来,我们将越来越有能力将公务员职位自动化或提供予临时工。”

为了解决公务员支出未来的可负担性,政府必须开始考虑到新聘人员过渡到自动化或临时工,并削减公务员的福利。

凯里说,新入职的公务员不可能享有与现有公务员相同的福利,因为政府将无法负担这些福利。

“如果这是政府预算的三分之一,加上长寿和退休金,(支出)只会越来越大,政府把钱用在其他事项的财政空间就会变得越来越小。”

 

(编译:陈慧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