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行经济学家:大马可从贸易战中获益

-A +A

(吉隆坡10日讯)世界银行集团宏观经济、贸易及投资首席经济学家Richard Record表示,在经济日益严峻、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及资本回流美国的情况下,马来西亚处于相对有利的地位。

Record向《The Edge》财经日报指出,大马的确受益于出口增长,在制造商、非制造商、大宗商品和非大宗商品方面,大马的市场和产品篮子都是多元化。

“在出口增长与国内增长,以及国内需求和投资驱动因素之间求得平衡是很重要的。那可能是最好的政策。”

尽管世界两大经济体已达成贸易休战协议,但世行担心,贸易战可能蔓延至全球投资和需求放缓。然而,该行认为,大马可以从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中转移的贸易和投资中获益。

Record表示:“贸易紧张局势的更广泛影响似乎有限,早期证据显示,大马等出口导向型经济体正通过贸易转移获得了美国进口市场份额。然而我们担心,如果紧张局势升级和蔓延并导致全球投资流动放缓,包括大马在内的其他国家将面临风险。”

他的言论反映了美国商会在中国南方对219家公司进行的调查,其中超过60%以上的受访企业在美国和中国都有业务。

这项调查于美国对中国2000亿美元(8340亿令吉)进口商品征税后,即9月21日至10月10日之间进行,结果显示,东南亚是大多数计划搬迁受访者的第一选择,因额外关税导致在中国的生产成本上升。

大华全球经济与市场研究报告显示,东盟的制造业将是最大受益者,在过去两年获得了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最大份额。

“按行业划分,《经济学人智库》认为大马和越南将是资讯通讯科技产品领域的主要受益者,因大型电子公司的驻扎,可以更容易地将生产和投资重新部署到这些目的地。而泰国和大马将在汽车领域获得最大收益,因建立了出口网络。”

Record认为:“与其他国家相比,大马在地理位置、技能及有助于经济多元化的资源资源方面具有优势。就在上周,我们发布了一项新的商业调查,显示大马在全球经商合规成本排名第15。”

大马大华高级经济学家吴美玲对此表示赞同,但她也指出,与亚洲同侪相比,大马处于劣势。

“我们有优势,但这取决于投资的种类。我们并不是在竞争低附加值和劳动密集型投资,因为大马的平均月薪比大多数其他东盟经济体都要高。然而,当我们将大马与中国、韩国、泰国、香港和新加坡等发达和北亚国家相比,大马确实在劳动力成本当面具有优势,此外还有利好的人口结构、自然资源、地理位置策略和良好的基础设施。”

一名不愿具名的本地投资银行经济学家说,大马更好的基础设施确实给我国带来优势。

他称:“我们不如新加坡,但在新加坡进一步投资的空间有限。就基础设施而言,大马仍是本地区最佳选择。”

保持增长的良好平衡

在2019年度财政预算案,Record认为,希望联盟政府在外围环境不确定的情况下,保持经济增长及管理国家财政赤字方面做了很好的平衡。

“政府面临着全球和国内经济放缓、多重压力的严峻形势,而这财算案需要在所有这里压力之间,采取谨慎的平衡措施,努力解决财赤同时保持增长。”

“这些问题不是短期的,而是中期。考虑一个财算案范围以外亦重要。我们在大马计划中期检讨看到一些非常乐观的因素。”他并称,政府正在探讨多元化收入来源并准备承受未来的冲击。

他表示,财算案扩大了间接税和消费税,以纳入进口服务和数字服务。

“我们认为这是符合国际最佳实践的审慎做法。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国家在做类似的事情。”

“新加坡在今年早些时候、澳洲在几个月前就这样做了,我认为可能在未来几年内,会看到许多国家朝着这个方向前进,实质更新税收框架,以反映消费和经济活动的性质。”

不过,Record认为,中美贸易紧张仍是最大风险,因可能导致大马等新兴市场的出口需求下降。

“虽然我们对出口仍抱有希望,但我认为风险很大程度上是下行的。也许我们不会看到和过去一样的增长。”

他指出,出口增长和公共领域投资不太可能成为经济增长的动力,消费和私人领域必须发挥更大的作用,才能保持增长。

“消费的增长是有限度的。我们希望私人投资表现强劲,在未来一两年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之一。或者也许是改革。大马的营商成本是改革的一个很好例子,可以降低经营成本。”

改善大马教育

对大多数经济学家来说,大马未来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提高教育素质。

Record指出,大马必须在这方面有所改进,特别是在数字经济时代,同时转向附加值更高的产品和制造业迈进。

在他看来,最近公布的2019年财算案对新政府来说是一个良好开端,因政府在教育支出达602亿令吉,占政府总开销的19.1%。

“最大的挑战是提高教育质量、提高算数、读写和科学素养。当然,当你看国际考试成绩时,大马表现不错,但可能缺乏抱负。可能有一个中期领域需要继续关注……投资于人力资本。”

吴美玲还表示,由于缺乏国内供应链支持和高端行业的本地人才,我国在吸引高附加值行业面临挑战。

与此同时,不愿具名的本地投行经济学家也强调,大马面临另一个问题。

“某程度上,我们仍被视为一个以大宗商品为主的低成本国家。我们仍未被视为一个拥有丰富本土人才,可配合他们需求的国家。”

他表示,从一些世界顶尖大学毕业的大马人数可以看出,大马有很多优秀的本地人才。

 

(编译:陈慧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