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R降至9年低点

-A +A

(吉隆坡23日讯)国家银行昨日调降隔夜政策利率(OPR)25个基点至2.75%,尽管令市场感到意外,但亦认为是适时的,因全球不利因素增加,尤其是中国武汉最近爆发冠状病毒疫情。

OPR目前处于2011年3月以来的最低点。上一次降息是去年5月,利率从3.25%下调至3%。

国行货币政策委员会(MPC)在文告中指出,这是先发制人之举,以在物价稳定的情况下,确保经济增长轨迹改善,并应对国内外出现的下行风险。

“就大马经济而言,最新指标和大宗商品相关行业的供应受干扰,表明第四季的经济活动温和扩张。2019年的经济增长将在预期范围内。到2020年,在家庭支出和出口改善,增长有望逐步改善。整体投资活动预计将出现温和复苏,得益于公共和私人界正在进行和新的项目。”

“惟下行风险仍存。这些因素包括各种贸易谈判的不确定性、地缘政治风险、主要贸易伙伴的增长弱于预期、金融市场波动升高,以及大宗商品疲软和项目执行延误等国内因素。”

彭博社调查显示,此前接受调查的26名经济学家中,只有两位预计国行降息。同样,路透社对14名经济学家进行的调查显示,除了一人,所有人都预计国行将维持利率于3%,因中美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后,提振了全球信心。

国行宣布议息决定后,经济学家表示,此举是支持国内经济的最佳时机。

MIDF研究昨日在报告中指出:“在国内同行经济学家当中,我们是唯一呼吁在1月20日会议上降息的研究机构。此次降息非常及时,以支持2020年国内经济增长,尤其是外围仍不明朗。”

“贸易战、地缘政治风险和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的不确定性,可能会影响大马对外贸易表现。因此,扩张性货币政策将在2020年提振私人消费和投资活动。”

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SERC)执行董事李兴裕表示,降息在他的预期之内,此举表明国行对国家增长前景持谨慎态度。

他指出,国行将于2月12日公布的2019年第四季经济增长数据,可能会从第三季的4.4%,进一步放缓到4.2至4.4%,并促使国行下调OPR。

他说,考虑到降息的滞后效应,通常要两三个季度显见,这一时机也是恰当。

大马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专管Anthony Dass亦正面看待国行降息。

他指出:“随着整体商业和消费者信心下降,而令吉兑美元汇率年初至今升值了约0.6%,达4.05至4.06左右的水平,有足够的降息空间。此外,当前的全球不确定因素正趋于缓和。降息应该会对私人消费提供推动力,而私人消费是经济增长和投资的支柱,而出口将在2020年起辅助作用。

市场如今倾向于年内不再降息

至于今年余下时间,李兴裕认为,国行将按兵不动。

“国行已经为经济提供了必要的货币支持。我认为,没有必要进一步降息。希望政府能够发挥应有的作用,就像早前所提到,今年政府开支将出现双管效应,所以政府必须加大力度并积极推动经济发展。”

同样,大马大华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吴美玲和MIDF研究预计,国行今年只会降息一次。

“我们认为,国行将维持利率,令刺激效应贯穿整个经济。此次降息有助于扩大2019年5月降息后的提振作用。”

她昨日在报告中指出:“下一个需要关注的关键数据是将于2月12日公布的2019年末季和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而国行下一次会议定于3月3日。”

与此同时,大马银行的Dass认为,鉴于令吉兑美元汇率走强,且通货膨胀率较低,仍有再次降息的空间。

“仍有进一步降息的空间,但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未来国内经济活动的表现,还有呆账和令吉汇率。”

他补充:“与去年11月的会议相比,国行的言论更加温和。还有25至50个基点的调降空间,经济仍可享有正面实际回酬,因2020年平均通胀率更可能达2%。”

 

(编译:陈慧珊)

 

English version:OPR cut to nine-year 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