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gasan Carriers巨浪汹涌

-A +A

(吉隆坡17日讯)Koperasi Permodalan Felda Malaysia Bhd 与 Cahya Mata Sarawak Bhd 持有显著股权的Gagasan Carriers私人有限公司,在波涛汹涌中遭受打击。

在本月6日,无法支付债权人的Gagasan Carriers,旗下船只之一MT Imbak未能在第二次拍卖中吸引买家。

由于未能支付新加坡燃料供应商Sky Oil & Gas Asia Pte Ltd共计4万4747新元(12万9434令吉)款项,MT Imbak自3月被扣留。不久后,其他债权人也加入行列,向MT Imbak索赔。

根据航运刊物《贸易风》,被扣留的MT Imbak,是一艘1万800公吨的化学船,没有收到任何竞标是接近其估值。一名在新加坡的人员说,收到的3项投标“相当差”,很像早前7月的拍卖。

因此,可能很快进行MT Imbak的第三次拍卖。

随着运费经历一个疲弱时期,这可以理解为什么7年船龄的MT Imbak没有吸引太大兴趣。追踪提炼产品和化学品运输成本的 Baltic Clean Tanker Index,自7月中848点的一年高位,下跌了约18%,至略低于700点水平。

然而,目前的水平明显低于2008年的蓬勃发展时期,当时该指数高于1500点大关。

值得一提的是,MT Imbak是在2008年4月初交付,即指数在高速增长前。

除了MT Imbak,另两艘属于Gagasan Carriers的油轮也遭扣留,但仍在大马水域。在该公司违约后,银行正安排销售。

报道指出,另一艘油轮 Gagasan Selangor于2014年7月在孟加拉遭扣。

根据公司网站资料,Gagasan Carriers拥有7艘船,其中4艘可能遭扣留,盈利表现可能糟糕。

截至12月底的2012财年,Gagasan Carriers净亏830万令吉,营业额为1亿3160万令吉。

Gagasan Carriers一直在探讨退出油轮市场,并进军岸外支援服务。根据公司网站,该公司的8艘岸外支援船(OSV),都是快速交通艇和工作船。

考虑到油价步履蹒跚,以及岸外支援服务竞争日益激烈,Gagasan Carriers不可能很快就能好转。

Cope-KPF Opportunities 1私人有限公司控有Gagasan Carriers的48.1%股权。其他股东包括董事经理Captain Johari Mohd Noh(20.7%),而主席 Datuk Rosli Ibrahim 和 Datuk Rosman Hasan各持15.6%。

而Cope-KPF是由 Koperasi Permodalan Felda控有73.2%,Cahya Mata持26.5%,其他三方,即CMS Opus Private Equity私人有限公司、Azan Azman 和 Syed Hizam Syed Mahmood Ezzularab Abdul-Moez Alsagoeff,持可忽略不计的股份。

因此,Koperasi Permodalan Felda在 Gagasan Carriers实际股权为35.2%,而Cahya Mata持12.7%。

如今,Koperasi Permodalan Felda持有Felda Global Ventures Holdings Bhd(FGV)5.8%股权,不再是种植巨擘。

这一转变发生在2013年,当时FGV斥22亿令吉购买 Koperasi Permodalan Felda在Felda Holdings Bhd的51%股权,使FGV独资拥有 Felda Holdings。

虽然有些人或认为,可能是因为脱售种植资产,Gagasan Carriers才表现不好,FGV子公司 Sutrajaya Shipping私人有限公司,在约15年前的盛况后,现在也是冬眠公司。

Sutrajaya的3艘船在2006年卖了,并在遭受亏损后停止营运。

 

(编译:陈慧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