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mi Armada延迟5亿美元债务再融资期限

-A +A

(吉隆坡7日讯)Bumi Armada Bhd错过了提议于10月最后期限,即2019年5月之前分三期重组价值约5亿美元(20亿9000万令吉)的无抵押短期贷款。这引发了对这家负债累累的集团寻求新贷款可能面临挑战的担忧。

Bumi Armada的一位高层向《The Edge》财经日报表示,该集团已经把债务重组期限展延至明年上半年。

他说:“我们正在与贷方合作制定一项整体计划,预计2019年上半年完成。”

Bumi Armada设法解决了上个月到期的第一笔债务。惟分析员评论说,鉴于新的暂定截止日期可能会延至6月底,这表明Bumi Armada需要更多时间。尽管原油价格稳步回升,但银行仍可能对石油和天然气行业保持谨慎态度。

截至6月30日止首6个月,Bumi Armada的营运现金流为5亿8826万令吉。接近一半现金流用于支付2亿4597万令吉利息。

除了5亿美元无担保债务外,Bumi Armada还有22亿2000万令吉短期债务及19亿5000万令吉债务,这些债务都是与FPSO Kraken有关,在最终验收期间可以重新归类为长期债务。

Bumi Armada将于本月公布第三季业绩。该集团在浮动生产和营运(FPO)业务的营业额增长,可能因其岸外海事服务业务的营业额萎缩而受到影响。

分析员不排除在截至9月30日止第三季(2018财年第3季)出现进一步减值的可能性。

在解决对其负债的担忧时,Bumi Armada一直向投资界表示,它仍有价值15亿美元的欧元中期票据可供使用。

但分析员表示,这种选择更像是一种权宜之计。

大马投资研究分析员Alex Goh解释说:“该集团需要为浮式生产储卸油船(FPSO)业务即将签订的合约提供备用资金。”

丰隆投资银行研究的Sean Lim表示赞同。“他们需要为票据寻找承购人......愿意借钱给他们偿还其他债务。如果资金用于新项目,将会更容易。”

除了为现有债务再融资外,Bumi Armada还需要新资金来执行新项目,才能赢得新工程。

目前,该集团正在竞标的主要合约,包括Eni在尼日利亚的ZabaZaba发展项目FPSO招标,以及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为印度东海岸KG-DWN-98/2区块在5月开放的FPSO招标。

根据分析员,每个项目都需要至少10亿美元资本开支。

据报导,Bumi Armada一直保持谨慎态度,并表示只是先寻求获得一个项目,并预计最早将在2019年底获得项目。

解决债务危机的替代方案

Bumi Armada一直希望出售非租赁资产。

它的同行,如沙布拉能源(Sapura Energy Bhd)脱售了有利可图的资产,并且正在寻找能够投入新资金的高潜力合作伙伴,而已经完成配股的Velesto Energy Bhd似乎行动得更快。

但分析员表示,Bumi Armada可能很难为有利可图的FPO业务资产获得类似的交易。

以前推迟实现其FPSO的最终验收可能会让有关各方保持警惕。FPSO Kraken在2018财年第2季面对4亿7720万令吉减值。

Bumi Armada此前解释说,减值金额是根据其独资子公司Armada Kraken Pte Ltd与租船者之间的修订协议条款进行评估而获得。

丰隆投资银行研究的Sean Lim表示:“它归结为(资产)的定价、利益相关方对公司的信心,以及(投资者)将获得的收益率。”

Bumi Armada的债务危机主要来自石油繁荣高峰期的资产收购支出。在当前市场条件下,以收购价格出售资产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这些资产包括该集团的岸外支援船(OSV),其在2018财年上半年的使用率为40%。 从3月的44个OSV,Bumi Armada目前仍然拥有“40多个OSV”。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不太受欢迎的资本重组选项,Bumi Armada一再表示,不会考虑这个选项。

大马投资研究的Goh说:“这还有待观察。” 考虑到其他油气界巨头,如沙布拉能源和Velesto Energy分别筹资40亿令吉及18亿1000万令吉,油气投资者不会因为持怀疑态度而受到指责。

另外,Bumi Armada针对2016年FPSO Claire 提早终止合约一事,向Woodside Energy Julimar Pty Ltd索偿2亿8381万美元,已在上个月开始听审。惟即使成功索偿,分析员对赔偿金额的看法都不一。

截至10月26日,Bumi Armada的订单企于320亿令吉,其中约63%或200亿令吉是长期租赁合约。

截至6月杪,Bumi Armada的负债率约1.8倍,总贷款额高达92亿5000万令吉。

 

(编译:魏素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