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已逝私人秘书:1MDB的钱啦,兄弟!

在1MDB审讯中,Azlin被形容为一个不喜欢提高声量说话的人。

报道称,1MDB资金被转给Riza Aziz,供作美国置地和拍摄好莱坞电影。 摄影:Mohd Izwan Mohd Nazam

-A +A

(吉隆坡4日讯)由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委任来打理一马发展公司(1MDB)事务的关键人物,即已逝 Datuk Azlin Alias在获悉1MDB的26亿令吉公款遭到挪用后,曾感到非常震惊。

纳吉的前特别助理兼Azlin的直属下属Datuk Amhari Efendi Nazaruddin昨日在高庭供证时指出,Azlin与纳吉在布城见面后,向他说:“1MDB的钱啦,兄弟!”(Duit 1MDB lah, bro!)

Amhari以控方第八证人身份出庭供证时说,刘特佐(Jho Low)一直告诉他与Azlin,媒体对1MDB公款遭到挪用的各项报道只是反对党为了把纳吉拉下马而耍的把戏。

 “在2015年1月或2月份,当1MDB课题爆发后,我记得曾发生过一件事。”

“那天,我前往首相办公室,并在Datuk Azlin的办公室等他,因为当时他正身处于5楼和纳吉开会。”

Amhari披露:“当他返回自己的办公室时,我看见他眉头深锁似乎感到极大的压力,甚至发泄向我喊出‘1MDB的钱啦,兄弟!’,随后大力的把手上的文件丢掷在桌上。”

他清楚记得当时所发生的情况,因为对他而言,这是一件极不寻常的事。

他说,Azlin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做事非常冷静、有礼貌的人,不仅不曾在他面前如此失态,更不会提高声量来说话。

他表示,他深信Azlin口中所指的事与6亿8000万美元在2011年至2015年期间被转入纳吉私人户头有关,而不仅是媒体在2015年报道1MDB公款被转给纳吉继子Riza Aziz,供作美国置地和拍摄好莱坞电影用途而已。

当1MDB弊案爆发后,Azlin 和Amhari曾接获刘特佐为认证1MDB与PetroSaudi之间合资计划而提供的信函;Azlin Alias在2015年一场直升机肇事事故中身亡。

较前,Amhari在供证时也说,Azlin和刘特佐在吉隆坡太子酒店数次见面开会时,刘特佐曾传达了令Azlin 感到疑惑却又获得纳吉事后确认的命令,如筛选1MDB董事局成员和加速批准数项财务申请。

刘特佐有能力影响政府机构和国际银行

Amhari形容,迄今正逃亡的富商刘特佐有能力影响政府机构和国际银行来采取任何可满足于其目的的行动。

这包括5封由刘特佐在1MDB弊案于2015被揭露后,提供给首相办公室,要求为所涉弊案进行认证的公函,当中包括:

(1)沙地驻马大使馆致予纳吉的PetroSaudi支持信;

(2)大马驻沙地大使馆致1MDB的PetroSaudi确认函;

(3)沙地法国银行针对Tarek Obaid给1MDB的PetroSaudi支持信;

(4)财富管理公司Helvetica致1MDB的PetroSaudi确认函;以及

(5)摩根大通给1MDB的PetroSaudi支持信。

他与Azlin皆是在首相办公室从刘特佐处接获上述信函。

他表示,这些信函皆强调Petrosaudi已履行了所有承诺,所以应取消所有1MDB特工队的调查工作,同时,这些信函也强调了1MDB与Petrosaudi进行合资的背景资料,以及沙地阿拉伯可从中获取的收益。

Amhari较后也从信函的信头,继而忆起他是如何鉴定和确认这些信函都是由刘特佐所提供的,迄今,他相信这一切有可能是由刘特佐精心策划的。

“刘特佐的作案手法是把他自己的亲信置于不同的位置以进行其议程,他非常有影响力,并可以确保他的亲信可影响上述5造提供相关的信函来落实其目的和行动。”

较前,Amhari披露Azlin是纳吉在1MDB事务中的专属跑腿,而刘特佐则是纳吉的亲密助理,Amhari、Azlin Alias和刘特佐会常常在吉隆坡太子酒店内进行闭门会议,讨论纳吉所下达的命令。

Amhari在纳吉于2018年5月的全国大选丢失政权后,在2018年6月被逮捕。

本案将于今日在高庭续审,承审法官是Collin Lawrence Sequerah。

 

(编译:鲍艾瑾)

 

English version:Duit 1MDB la, bro! — Najib’s late private secret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