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6月出口衰退 下一个将是大马?

-A +A

(吉隆坡29日讯)新加坡6月份非石油国内出口按年下滑17.3%,主要是美中贸易战持续,拖累电子与非电子产品所致。大马对出口的依赖程度低于新加坡,预计表现会更好。

随着贸易战已扩大至科技战,许多经济学家对新加坡的增长和出口前景抱有悲观看法。 两个经济超级大国尚未就贸易问题达成共识。

美中贸易谈判于5月破裂后,两国将于本周恢复面对面谈判,美国贸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将率领团队前往上海。

经济学家认为,新加坡非石油国内出口数字下降将持续整个下半年。

更糟糕的是,很多人都谈到新加坡在2019年第三季陷入技术性衰退。今年第二季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季下降3.4%。

由于新加坡是本区域的转运枢纽,其6月份出口数据令人沮丧,令许多人怀疑大马会否在本周五公布6月份出口数据时也面临类似的命运。

幸运的是,与新加坡相比,全球贸易对大马经济的影响较小。毫无疑问,长期的美中贸易战将影响全球经济增长,但经济学家认为大马受影响的程度将低于新加坡。

“持续的贸易紧张局势将继续通过削弱商业和金融市场情绪,减缓投资和增长,对贸易和投资构成重大风险。任何国家的对外贸易部门都将受到全球供应链中断的影响,但影响程度将取决于贸易开放、产品和市场多样化程度。”

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SERC)执行董事李兴裕说:“在这种情况下,大马的贸易开放度小于新加坡,如果贸易紧张局势转变为科技中断,新加坡的科技相关出口将比大马更受影响。此外,大马拥有原产品、原油和液化天然气,虽然价格温和,但仍可缓冲。”

新加坡是世界上最依赖出口的国家之一。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8年其贸易占GDP的比例为326%,大马则是132%。

换言之,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和大马国内生产总值之间的长期相关性很高,因此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即新加坡经济的潜在放缓也会影响大马。

大马投资银行研究首席经济学家Suhaimi Iilas指出,在2001年首季至2019年首季期间,新加坡和大马的GDP相关系数为0.7。

“但多元化经济应该能够减轻目前以贸易为中心的风险对大马经济增长的影响。我不是指出口多元化,而是多元化经济,例如大马的农业和采矿业(新加坡经济中不存在),占经济的15%。随着原棕油产量恢复和天然气产量正常化,这些行业今年正在反弹。去年,这两个行业对GDP的贡献略高于60%,从2017年的5.7%下降到4.7%。”

到目前为止,虽然表现低于预期,但大马出口增长在4月和5月连续两个月分别按年增长1.1%和2.5%。尽管如此,大华银行经济学家吴美玲指出,在贸易转移中存在一些机会。

她说:“随着贸易冲突和关税风险成为新常态,大马已经看到了外国投资者的进一步兴趣和询问。”

根据Suhaimi,在今年1至4月份期间,美国和中国从大马进口的产品按年增长了2.3%。

他在回复《The Edge》财经日报的电邮中表示:“这看似可持续,因为批准的制造业外来直接投资(FDI)在2018年(+169.3%至580亿令吉)和2019年首季(+127%至202亿令吉)飙升,因美国(2018年:32亿令吉;2019年首季:115亿令吉)和中国(2018年:197亿令吉;2019年首季:33亿令吉)的批准引发了对电子、太阳能、石化和纸制品等受益行业的询问。外来直接投资是一项长期决定。”

除了贸易转移外,由于区域出口表现疲弱的迹象,吴美玲保持谨慎看待未来的贸易以及对其他经济体的潜在负面影响。

她强调,最近的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显示,包括大马在内的一些亚洲经济体的制造业情绪恶化。

吴美玲已将其2019年全年出口增长预测从之前的4至5%,下调到1至1.5%。

李兴裕也谨慎看待大马出口前景。

“在下半年,很多事情都取决于迄今为止难以捉摸的美中贸易协议。随着贸易紧张局势升级到越来越高的关税水平,它可能进一步削弱商业和金融市场的情绪,从而减缓投资和贸易。”

他补充说:“出口的其他关键阻碍因素是全球需求放缓、全球半导体销售疲软以及原产品价格疲软。”

全年方面,李兴裕预计出口增长率介于0.5至1%,此前预测为3.3%。他估计,6月份出口将继续按年增长1%。

根据彭博社调查,经济学家预测出口增长1.9%。

 

(编译:魏素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