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我仅知道57亿令吉外汇损失 而非300亿令吉

-A +A

(布城18日讯)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表示,他仅知道大马国家银行在90年代初所蒙受的57亿令吉外汇损失,而非300亿令吉的损失。

他是针对90年代的外汇损失丑闻向皇家调查委员会(RCI)表示:“若我知道损失高达300亿令吉,我不会说出‘我们时输时赢’或是‘我们时亏时赚’的言论,而拿督斯里安华(时任财政部长)和Tan Sri Clifford Francis Herbert(副总稽查司)却声称他们在1993年末与我会晤时,我曾说过这番话。然而,我已不记得有这样说过。”

据敦马所言,安华与Herbert在向皇家调查委员会供证时曾表示,当他们在1993年向敦马提起有关外汇亏损的问题时,后者曾说出这番言论。

尽管他声称不记得曾说过此番言论,但敦马并没有否认。

“对我而言,我不觉得这么说很奇怪,因为在80年代末国行前总裁Tan Sri Jaffar Hussein曾告知我说,国行进行外汇交易是为了平衡其储备金水平和国家经济。”

“他所指的是国行的外汇交易曾获利。因此,当他们在1992年告知我有关这笔亏损时,我知道80年代所赚取的利润,因此,我没有觉得说出这番言论是很奇怪的。”

“然而,若我曾发表过这个声明,我一定确信当时他们并没有向我传达有关外汇损失高达300亿令吉。假设是300亿令吉,我不可能会这样说。”

敦马表示,他身为首相是没有理由怀疑国行违反法律赋予的权力,而他自身对于外汇交易的损失或利润毫无这方面的知识。

“随着广场协议(Plaza Accord)引发负面影响后,我也不知道Jaffar决定参与活跃的外汇交易,以抵消货币波动的影响,并保障储备金水平和国家经济。”

至于前第二财长莫哈末耶谷在1998年被重新委任为国行顾问,敦马表示,他当时欲寻求以耶谷的专业知识,来协助大马安然度过亚洲金融危机。

“我需要金融及货币专家来帮助国家克服这场危机。我记得我看见耶谷在路上走着。数周后,我请他到布宜诺斯艾利斯(阿根廷)来见我,为我提供有关外汇交易的资料。”

“接着,我在1998年任命他成为一个小型委员会的一份子,该委员会每天早上会针对该危机作简要汇报。他曾有助复苏国家经济及提振令吉走势,我相信,此举也挽救大马损失数十亿令吉。”

与此同时,敦马指出,应该为一马发展公司(1MDB)涉及将26亿令吉汇入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私人账户一事,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并展开调查。

“外汇损失案发生至今已25年,随着国行前助理总裁Datuk Abdul Murad Khalid向媒体揭露有关外汇损失事宜,纳吉透过其‘助手’在不到25天(2017年2月15日)的时间成立了皇家调查委员会。”

 

(编译:倪嫣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