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荣集团陷入正义之战

Yusli:“重大犯罪不应被视为轻微犯罪,目前似乎是这样。” The Edge档案照

-A +A

(吉隆坡11日讯)成荣集团(Mudajaya Group Bhd)正为追求正义而进行艰苦的斗争。

该集团独立非执行主席Datuk Yusli Mohamed Yusoff表示,该集团不满意前雇员Michael Chua Khain Keng的案件结果,后者从成荣集团偷走了7200万令吉。Yusli是大马交易所前总执行长。

Chua上周在“刑事法典”第403条文下被捕及被起诉,罪名是不诚实盗用财产,总值为80万令吉。之后,他获准保释,并于4月5日出席听审。

成荣集团的高级管理层和董事部感到困惑的是,Chua被指控仅挪用了80万令吉—这个数字仅略高于被盗金额的1%。

Yusli也是大马企业监管机构(MICG)主席。他表示,我国白领犯罪所面临的轻罚似乎是鼓励人们犯罪,而不是惩罚。

“我们很高兴这个人被逮捕,并带回大马接受指控。但当我们将他从公司盗取的金额进行比较,而他本人也承认这一点,我们对当局对他的指控感到非常惊讶。”

他上周五接受《The Edge》财经日报专访时说:“这根本不合理。我们现在正试图向(当局)寻求澄清,并等着他们的答复。”

Yusli说:“如果想要惩罚和威慑犯罪分子,我认为我们正在做相反的事情。一项重大犯罪不应被视为轻微犯罪,目前似乎是这样。”

成荣集团已就此事致函多个监管机构,包括总检察署和大马反贪污委员会(MACC)。

成荣集团董事经理兼总执行长王得和也一并接受采访,他指出,上周的控状偏离了第一份警方调查报告。

警方告诉王得和,这是一个“一目了然的案件”(open-and-shut case),因此初步文件正在争取更严重的指控,可能根据“刑事法典”第408条文,被判处20年监禁。

Chua上周被控挪用发电厂项目的资金,成荣集团是该项目的土木和结构工程分包商。该集团于2011年6月获得该价值7亿2000万令吉的合约。

当项目盈利开始恶化时,成荣集团董事部便觉得事有蹊跷。于是,启动了内部调查,并发现Chua涉及付款和合约文件的违规行为。

由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牵头的后续法证审计于2015年6月确认违反职责和义务以及不当行为,并向警方报案。

王得和透露,已在公司任职9年的Chua随后离职,他承认了他的行为并同意退还从公司盗取的所有款项。

Chua通过“多层次交易”挪用资金已有一段时间。根据王得和,这些钱存入了Chua及其配偶的联名银行账户,以及他亲生兄弟的个人银行账户。

然而,成荣集团表示,该集团只收回总额中的1600万令吉,包括现金100万令吉以及Chua把哥打白沙罗(Kota Damansara)的21处房产转回集团名下。该项目蒙受了9900万令吉损失,并影响了集团财务状况。

根据王得和,Chua(44岁)被抓到犯下违法行为后,前往纽西兰展开了新生活,并担任一名赛车工程师。他在纽西兰拥有超过20辆豪华房车及1间独立式洋房,总值500万纽元(1389万令吉)。

Yusli表示,成荣集团希望当事情交到执法机构手上时,特别是在换了政府之后,可以采取适当的措施。

他强调,大马需要改善公共治理制度,以便在高标准下有效和适当地实施企业监管。

Yusli指出,公众和企业(领域)需要携手合作,打击仍处于活跃状态的“腐败制度”。

“即使广泛报道有关一马发展公司(1Malaysia Development Bhd,简称1MDB)和所有其他案例,假装制度仍然有效是没有意义的。如果这是我们的公共治理制度如何运作的一个例子,对于这些案件的进展有多慢,我并不感到惊讶,并且应该没有人感到惊讶。”

他补充说:“过去的做法似乎仍在继续。你想做正确的事,但制度似乎对你不利。”

王得和同意公共治理至关重要,并指出外国投资者正在密切关注像成荣集团这样的案件,作为进入我国法律体系和保护商业利益的标准。

王得和观察到,许多跨国公司和公司曾遭遇与成荣集团类似的挫折。

他表示,这些公司的挫折源于警察调查需要大量的时间—平均时间为四至五年—以及司法机构的官僚主义,如果将此事提交法庭审理。

经历了艰苦的过程,Yusli直言不讳地说,他对当前制度的“腐烂”感到担忧。

他说:“如果新政府认真执行法治,似乎需要做很多工作。作为企业公民,我们将尽自己的本分,但就我们自己而言,我们无法实现正义。我们需要公共治理制度才能发挥作用。”

 

(编译:魏素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