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无力购房 为什么不租?

-A +A

(吉隆坡4日讯)近年来,大马对昂贵房价的不满已经升高,据报道房价已超过主要州属如吉隆坡和槟城一般打工仔的范围。

政府合理化补贴和在去年推行消费税(GST)的举措更令这情况加剧。

根据引述国家银行的新闻报道,一名在这些州属工作的城市人,必须工作5年,且没有任何消费,才有能力买得起房子。对月收入4585令吉及以下的家庭,16万5060令吉的房价,属于可负担。但是在2014年仅21%的新房推介是低于25万令吉。

国行在上个月发布的2015年报告指出,可负担房屋出现严重短缺,而50万令吉以上的产业目前是供过于求,仅是人口的5.4%,即家庭月收入至少1万5000令吉。但可怕的情况可能是,这也引发一个疑问,一个实际但尽管可能不受欢迎的决策:如果负担不起,为什么不租?

这是29岁企业家Joachim Sebastian的选择。正在发展电子商务的他,自2014年每月以1700令吉,租用位于Ara Damansara的一间双层排屋。如果选择购买,将耗资100万令吉或每月约4800令吉。

他与妻子、1岁半儿子,以及兄弟住在围篱与保安住宅产业,附近有游乐场。他表示,租房让他这年轻家庭大幅减低每月开销,并集中精力发展他的生意。

“我有自己的置业路线,但此刻,租房将让我们获得比我们买得起更好的屋子。”

他建议,租房是年轻家庭的一个更便宜的替代,且不应视为“浪费钱”。

他补充:“这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生活素质很好,相比(在成家后)直接拥有一间屋子的压力,之后没有收入(支持该选择)。”

租房的缺点主要是租期不确定,如果房东决定在租期届满后终止租约,以及无法根据个人喜好装修房子。但他说,这与他至今体验到好处相比就相形失色。

他补充:“如果我们在之前就买入,现在我们将承担很高的房贷,没有办法逃脱。通过租房,当我们有能力时,将能够购买我们要的房子。”

还有一些人选择租房,不仅因为承受能力是个问题,也因为不同的优先事项。Cindy Lim的父母一直以来都在租房,直到5年前。

34岁的Cindy Lim说:“据我所记得,我们一直都在租房。如果租期届满或找到更便宜的租金,我们不时搬迁。我的父亲是个建筑工人,他的收入并不稳定。我的妈妈是名家庭主妇。”

拥有3名孩子的这对夫妻,将所有资本都投入在孩子的教育。

“公平地说,如果他们想,我的父母可能负担得起一个产业,但他们的优先事项不同。他们的重点是作为孩子的我们。”

自从开始工作,并储蓄5年,她买得起房子给父母。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大概10年前,她以审计助理开始职业生涯,月薪约800令吉。

通过努力和决心,并报读夜间课程,她取得合格审计师的资格,最终让她从月薪800的工作,到拥有自己一间小的会计事务所,个人月收入介于1万5000至2万令吉。

5年前职业生涯稳定后,她为在马六甲的父母买入第一个产业,当时价值约20万令吉的排屋。在吉隆坡一个人打拼的她一直租房,直到去年在城里购买价值40万令吉的公寓。

也许她的经验不是常见。但与她有相似之处的有 Ernest Cheong PTL Chartered Surveyors的Ernest Cheong。

Ernest Cheong在1960年毕业后,开始从事油漆推销员,并在储蓄和租房5至6年后才买房。

他分享说:“我骑摩多、我租房,我储蓄。我报读夜校,以取得测量师的资格。我们准备吃苦,为我们(所要的)努力。”

虽然他从2013年就表明,房价已经超过逾60%大马人所能买得起的水平,讽刺的是,他认为高房价和经济环境等严峻的现状也对“心灵有益”。

“这教导他们(年轻一代)金钱的价值。他们中有些人将不得不接受,他们可能永远无法买得起产业。”

对此,他认为,这将迫使他们重新考虑他们的优先事项。

他问道:“为什么一定要去星巴克,如果你可喝拉茶?为什么要开车,如果你可以搭巴士?为什么一定要拥有房子,如果不能负担?租房有什么错?”

租房更弹性、流动性

国行也认为,除了兴建公共房屋和大幅提高可负担房屋的供应量,租房是解决中低收入家庭获得优质可负担房屋的解决方法之一。

“在其他国家,租赁市场在国家房屋政策普遍给予同等的优先,是拥有房屋的重要替代品。这尤其是在无可负担房价水平高企的国家显而易见。”

“在瑞士、德国和澳洲,私人租赁市场蓬勃发展,确保有充足的房屋供应,满足不同收入水平和喜好,以及人口转移的家庭需求。”

国行在2015年报指出,在一个高度全球化的世界,社会偏好不断变化,租房为租户对事业和教育机会提供弹性和流动性。

由于供过于求,租金在过去5年基本持平,尤其是高档产业,也让人们有太多选择。

根据CH Williams Talhar & Wong董事经理符儒仁,随着房价攀升速度快于租金,业主的租金回酬率受到压缩。

他也认为,租房是给那些无力买房,尽管不是长期的一个可行选项,因为大多大马人都希望拥有自己的产业,无论是用于投资、对冲通货膨胀,或留给下一代。

他表示:“这是一种心态。大马人就像大多数亚洲人,希望自己拥有。”

购买产业投资 现缺乏吸引力

马来西亚科技大学商学院院长姚金龙表示,但依据现行的状况,投资产业作为投资的吸引力已降低,因价钱已开始停滞,以及租金回酬率缓和,主要因为需求放缓,以及供应增加。

“所以,才导致租金回酬率滑落,并且由于楼价高企,实际上一些企业租用,而不是自己拥有(产业)不无道理。”

他并指,这情况与住宅产业市场相似。

ExaStrata Solutions私人有限公司首席地产顾问Adzman Shah Mohd Ariffin说,在政府还未公布2015年产业市场报告前,市场预计2015下半年及2016年首季度的房屋销售料下降。

他称:“更多自住业主作出询盘,而投资者则更谨慎,因大多数现有库存还没被脱售。”

House-Price_Rental_Graph_FD_4Apr16_theedgemarkets

 

(编译:陈慧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