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输得起欧盟原棕油市场吗?

-A +A

(吉隆坡25日讯)欧盟委员会最新的法规草案引起全城关注,即棕油生产商是否正在打一场败仗。更糟糕的是,种植公司去年的收入已遭受打击。

最糟糕的情况是,大马棕油业完全失去其第二大出口市场—欧盟(EU)。惟业界专家认为没有必要过度担心,因为这只是平衡的问题,但需要注意一些风险。

棕油贸易战迫在眉睫

去年,欧盟市场是大马和印尼的第二大棕油出口市场。根据大马棕油局(MPOB)数据,2018年,大马向欧盟出口了191万吨棕油,比2017年的199万吨下降了4%,占大马2018年棕油出口总量的12%。

去年,我们最大的欧盟买家是荷兰(91万2592吨),主要用于食品消费,其次是意大利(35万1221吨)、西班牙(36万1640吨)。据报道,印尼出口的棕油大多数用于生物燃料。

根据联昌国际种植研究区域主管Ivy Ng,目前约有370万吨棕油生物柴油从大马出口到欧盟。

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的法规草案得出的结论是,棕油种植导致过度砍伐森林,到2030年,其在生物燃料中的使用应减少到零。欧盟议会和成员国有两个月的时间来决定是否接受或否决该规定。

安联星展研究指出,禁止棕油作为生物燃料的添加剂并最终逐步淘汰棕油,预计将使大马和印尼的棕油出口减少约650万吨,相当于棕油总产量的9%左右。

那么生物柴油计划有帮助吗?

分析员认为,大马分别对运输业及工业领域实施的B10生物柴油计划及B7计划,不足以完全抵消大马失去欧盟这个主要市场的影响。

安联星展研究在回复《The Edge》财经日报的电邮中指出,大马政府需要在失去欧盟市场之前提出适当的应急计划,因为对大马棕油需求的影响将是“非常有害的”。

“大马政府必须尽其所能来应付。(目前)B10生物柴油计划足以缓解短期内欧盟减少进口棕油的影响,但从长远来看并非如此。”

“印尼已经制定应对政策。其生物柴油计划已经考虑到完全逐步淘汰棕油的可能性。”

虽然全球最大的棕油生产国去年9月把生物柴油混合物强制使用率提高至20%,但它已经考虑将国内生物柴油消费量进一步提高到30%,甚至是100%,以帮助吸收更多原棕油(CPO)。据报道,其能源和矿产资源部正在测试B100燃料。

安联星展研究分析员补充说,但大马充其量只能吸收3%产量,相比之下印尼的B20计划更有意义,预计将消耗约13%库存。

兴业研究种植研究区域主管Hoe Lee Leng表示,从长远来看,失去欧盟市场未必引起大马的严重担忧。

她向《The Edge》财经日报表示:“纵观全局,从长期来看,如果我们失去欧盟市场,我们不必过于担心。”

她补充说:“印尼成功实施B30生物柴油计划,将摄取量从500万吨增至800万吨,将能够大部分抵消欧盟的棕油消耗量。”

她还观察到,巴基斯坦、孟加拉和越南等新兴市场的需求不断增加,而且与大马的传统市场如印度和中国相比,这些国家的复合年增长率(CAGR)更高。

多米诺骨牌效应

但分析员警告说,除了价格下跌趋势外,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淘汰棕油所造成的连锁效应。

上周五,大马衍生产品交易所的基准第三个月棕油合约下跌7令吉,收于每吨2167令吉,这是六个交易日以来的首次下跌。期货在上一个交易日曾上涨至3月4日以来的最高点,为2016年11月以来的最大单周涨幅。

但与2016年的峰值相比,价格已经下滑接近1000令吉—从每吨3127令吉。与去年同期相比,原棕油价格下跌超过每吨250令吉。

兴业研究的Hoe说:“唯一担心的是,如果这种情况(逐步淘汰棕油)扩散到粮食生产中。但总有一天,欧盟将不得不寻找替代植物油,这可能会提高替代油的价格,到时他们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说:“大马和印尼必须应战。淘汰将于2030年生效,这将对情绪不利,但发生这种情况之前,我们还有一些时间。”

新加坡棕油分析公司(Palm Oil Analytics)持有人Sathia Varqa表示:“大马不能失去欧盟市场,不是因为失去收益,而是无法弥补对声誉造成的损害。”

Varqa指出,大马和印尼可能很容易找到替代品,但是当谈到棕油的声誉时,大马将很难反驳。

如果该禁令影响使用棕油的其他国家或其他地区的政策,这将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 他指出,过度依赖出口至鹿特丹的种植公司将受到市场份额减少的严重影响,进而导致收益恶化。

到目前为止,主要的棕油生产国印尼和大马—其供应约85%—已经威胁要禁止从欧盟进口一些商品,作为报复措施。

首相敦马哈迪表示,政府可能禁止进口某些欧盟产品,以报复欧盟对棕油的歧视。

他上周在国会走廊告诉记者:“我们将停止购买一些欧洲产品,这是我们可以做的。”他表示,大马应该更积极地解决欧盟提出限制使用棕油的措施。

国际贸易及工业部(贸易)副秘书长Datuk Seri Norazman Ayob也警告说,如果继续歧视大马棕油,我国与欧盟和欧洲自由贸易协会的自由贸易协议将面临挑战。

有鉴于此,食用油纠纷会否引发另一场贸易战?

 

(编译:魏素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