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水务委员会:需耗资逾130亿令吉降低无收益水


  • Mohd Ridhuan表示,由于政府不再资助大马计划下的水网系统,而政府欲将水务重组计划纳入政策里,此举将使州政府承压并转移至轻资产模式。摄影:Patrick Goh
-A +A

(赛城26日讯)国家水务委员会(SPAN)预计,必须耗资逾130亿令吉提升配水系统,才能在2020年将无收益水(NRW)的目标降低至25%。

然而,投资予配水系统的举措仍有待观察。中央政府在强力执法逾10年后,将水务资产交由唯一托管人管理,致力于降低大马为供应处理后的水不断上涨的成本,而目前仅有7个州属将水务资产交由政府管理。

不过,调高水费仍然是必要的,即便许多州属并没有丝毫让步。过去10年,水务领域的景观已有所改变。随着人口不断增加,加上缺乏新水利基础建设提供优质的供水服务,这也促使政府调涨水费,以支付资本开销和营运开支。

国家水务委员会水务监管部执行董事Marzuki Mohammad在与《The Edge》财经日报的一项访谈中表示,该监管单位去年进行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大马需耗资逾130亿令吉来提升配水系统,才能降低无收益水,而这笔投资额包括替换与安装水管和水表。

根据国家水务委员会,无收益水意指处理后的水因偸水或水管破裂而未能列入收费的供水,2014年的无收益水企于35.6%,仅低于前一年无收益水1%。

各州属过去两年的无收益水比率范围介于马六甲的21.4%,以及玻璃市的55.8%。

Marzuki说:“当谈及管理和控制无收益水时,你必须全面地管理。你不能只是逐样处理,仅替换水表如此而已。你(也)必须安装水表来测量浪费了多少水。从这里就可看出,你需要更换哪些水管。”

他表示,无收益水由三个类别所组成,即“有形”、“商用”,以及“未入账授权使用”。这三个类别仅占整个比例的1%2%,他补充道,这也是无收益水的必要形式,因为这可充作消防灭火之用。

四分之三的无收益水归类在“有形”类别,即因水管爆裂所引起的净水流失。其余则来自“商用”,包括偸水和用水量低于水表读数。

Marzuki表示,要将无收益水降至完全为零的比率实在不可能,大部分未被记录在水表读数的水已被消费者使用。

“但是,你可以减少有形损失。(降低)无收益水全与投资相关。我们的30%水管仍以石棉水泥打造而成,这远远超出其使用寿命...(而)超过10年的旧水表的读表量低于实际用水量。”

国会在2005年修订第9和第10章的联邦宪法,即赋予中央政府供水服务及管理州属供水和服务的收入的权力,但却将供水操作留给各州属(沙巴和砂拉越不包括在水务重组工作内)。

自政府在2008年执行2006年水务领域法令(WSIA)后,这个想法是希望中央政府可接手各州属的水务资产,并将之纳入水务资产管理公司(Pengurusan Aset Air Bhd)。水务资产管理公司必须承担融资责任,因为该公司隶属政府旗下,应可获得更优惠的费率。

国家水务委员会总执行长Datuk Mohd Ridhuan Ismail表示:“一旦这些州属转移水务资产,我们也需祭出一个降低无收益水比率的具体方案,以及需达至各州属的关键绩效指标(KPI)。”

已将水务资产交由中央政府接管的7个州属为马六甲、森美兰、柔佛、玻璃市、槟城、霹雳和雪兰莪。不过,雪州的水务资产却有一些变数,金务大(Gamuda Bhd)持股40%的雪州水务控股(Syarikat Pengeluar Air Sungai Selangor)仍未就脱售价码,与中央政府达成共识。

他指出,由于政府不再资助大马计划下的水网系统,而政府欲将水务重组计划纳入政策里,此举将使州政府承压,因而转移至轻资产模式。

“不过,这仍未奏效(对一些州属而言),因为这些州属拥有来自州政府的额外资金,来支付他们的资本开销。”

一旦130亿令吉的投资被批准后,一些上市公司将可从中受益,包括管道制造商友联工业(YLI Holdings Bhd)、协德(Hiap Teck Venture Bhd)、Jaks资源(Jaks Resources Bhd)、勇达集团(Engtex Group Bhd),以及制造水表的乔治肯特(George Kent(M)Bhd)。

 

(编译:倪嫣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