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贪会官员不认同刘特佐是SRC案唯一幕后主使

-A +A

(吉隆坡23日讯)负责调查SRC International私人有限公司资金被挪用的调查官昨日表示,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此事件中的得益超过富商刘特佐(Jho Low)。

纳吉代表律师Harvinderjit Singh在交叉盘问中,试图将资金失踪完全归咎于刘特佐,大马反贪污委员会(MACC)高级助理专员Rosli Hussain强调,纳吉才是得利者。

尽管Harvinderjit坚持认为刘特佐和他的同伙挪用资金,但这位第57名证人在上午和下午庭审中都没有改变他的观点。

Rosli解释说:“刘特佐在此案中没有得利,获益的是纳吉。”

针对一笔涉及纳吉在大马银行(AmBank)账户的1000万令吉交易,Harvinderjit表示,是刘特佐从SRC转至其子公司Gandingan Mentari私人有限公司,之后转入纳吉账户,但Rosli不同意。

Rosli说:“他(纳吉)是(之后)签发支票的人。”

Harvinderjit和Rosli在盘问过程中有时会变得激烈,主控官Datuk V Sithambaram被迫插话。

Suboh回马

针对SRC前董事Datuk Suboh Md Yasin去年5月28日回马,Rosli解释说,Suboh在去年5月9日全国大选后前往印尼,随后发现护照被大马政府列入黑名单。

“反贪会向SRC的一名董事寻求帮助,让Suboh回来,我们在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会见并录供。”

“应他要求安排住在Pullman酒店,并由反贪会买单,以录取口供。”Rosli补充,反贪会共录供6次,首次是于2015年11月在阿布达比,当时律师在场。

他否认Harvinderjit指Suboh供词与2015年首次录供,以及纳吉去年7月4日被控后录供不一致的说法。

Rosli称:“他的供词自始至终都是一致的。你要我出示吗?”

Suboh连同SRC前董事经理Nik Faisal Ariff Kamil也有在雅加达录供。Nik Faisal和刘特佐目前匿藏起来。据Rosli说,他们列入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缉令名单。

阿拉伯捐款

Rosli还被问到,反贪会是否调查了纳吉声称来自阿拉伯的捐赠。他承认,纳吉据称从Prince Faisal Al Turkey和利雅得财政部分别收到3亿6900万令吉和2亿4300万令吉的捐款,而这两笔钱在2011年都存入纳吉尾数为694的AmBank账户。

然而,Rosli强调,他没有进一步调查所谓的捐赠,因为这是属于另一位调查官(Aida)的职权范围,因为这些交易被归类为一马发展公司(1MDB)案件的“Tanore阶段”。纳吉就涉嫌挪用1MDB资金,面对25项刑事指控。

此外,由于涉及挪用SRC的4200万令吉,纳吉面对7项刑事指控。辩方预计将于今日结束交叉盘问。

 

(编译:陈慧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