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气公司或有更多融资活动

-A +A

(吉隆坡12日讯)原油价格稳步攀升,带动上游活动随之增长。虽然石油与天然气行业的情况正在好转,但许多国内的油气公司仍然因高借贷和融资成本而陷入困境。

鉴于油气行业的乐观情绪日益增强,有些人认为,可能会有更多负债累累的公司,利用现有股东筹资充当新资本。

“随着油价达到这个水平,它们(油气公司)有机会扭转局面。但首先他们需要有现金来削减债务。”

Areca Capital私人有限公司总执行长黄德明表示:“有些业者可以(发行附加股),但不是全部。不过,我确实希望更多高负债公司能够进行筹资活动。”

仍然受高负债影响的油气公司,包括Bumi Armada Bhd和Icon Offshore Bhd。(见图表)

债务重组对这些公司很重要,可为它们提供喘息的空间,好让高企的融资成本不会使它们的财务变得紧张。

尽管如此,随着新订单开始流入,它们也需要新资金来执行工作。此外,当财务状况薄弱时,很难获得工程。

随着情绪改善,融资将成为更适合筹集营运资本的渠道。

黄德明认同继沙布拉能源(Sapura Energy Bhd)之后,下一个符合“债务担忧”并在近期内融资的可能是Bumi Armada。

黄德明向《The Edge》财经日报表示:“我认为(对于Bumi Armada)的最佳选择是注资。”

该集团的银行贷款高达5亿美元,分别在今年10月份与12月份,以及2019年5月份分阶段到期。

该集团曾在3月份表示,正在评估筹资方案,包括“潜在的配售股票、资产撤资、建立股权合作伙伴关系以及获得债务融资”。

黄德明说:“但对于时间紧迫的项目,公司仍可能转向债务融资。”

丰隆投资银行研究分析员Sean Lim认为,通过企业债务重组委员会(Corporate Debt Restructuring Committee)重组债务,是一些公司的另一种选择。

他指出,亏损的Alam Maritim Resources Bhd刚于9月6日与其贷款银行签署附属协议,在企业债务重组委员会的监督下重组其现有债务。

截至6月30日,Alam Maritim的长期与短期贷款,分别为1527万令吉及1亿1393万令吉。尽管没有披露受影响的数据,但债务重组的条款包括最长7年的还款期和最高5%利率。

Sean说:“这是降低融资成本的一种方法。我们已经看到了Velesto Bhd和沙布拉能源的案例......当它们宣布融资计划时,股价反应非常激烈。”

他表示,Bumi Armada能否成功寻求企业债务重组委员会等银行的更多支持,将取决于Armada Kraken浮式生产储油卸油船能否获得最终验收。

他续称:“一切都归结为Kraken。若Kraken无法获得(最终验收),银行不会为(其债务)提供再融资。”

Bumi Armada上周五向大马交易所报备,Armada Kraken获得最终验收证书。

另一方面,沙布拉能源宣布融资计划后,其股价从60仙跌至33.5仙新低记录。

追溯2017年1月份,Velesto(前称UMW Oil & Gas Corp Bhd)也实行了融资计划,筹集18亿令吉。其股价从80仙以上,跌破30仙(附加股发售价)。

该集团于去年9月份完成了发行附加股活动后,其截至今年6月30日止第二季(2018财年第二季)的利息成本按年骤降45.6%至1976万令吉,去年同季为3632万令吉。

总债务从34亿2000万令吉,大幅减少至14亿3000万令吉。负债率则从1.37倍,大跌至0.38倍,而流动率则上升至4.01倍,之前为0.28倍。

Velesto及沙布拉能源主要是受益于像国民投资机构(Permodalan Nasional Bhd)这样的强大股东,愿意为业务进行另一轮投资。

但对于那些没有雄厚资金及愿意投入新资金的油气公司来说,可能会有不同的情况。

黄德明说:“尤其是对于一些较小的公司来说,这是艰难的。这就是为什么大股东必须说服其他小股东和投资者,或者他们必须承保。”

正在与企业债务重组委员会交涉的另一家公司,是Perdana Petroleum Bhd。报告显示,企业债务重组委员会接受的案例,是在进行重组后可以产生正现金流的公司。

有些业务如岸外支援船,仍处于欠稳的情况,因为船费不如原油价格般快速复苏。

有些岸外支援船业者告诉《The Edge》财经周刊,赚幅受到侵蚀仍然很常见。很多业者的收入甚至不足以支付营运成本,因为目前租船费低于营运成本,而造成营运成本上涨的部分原因是令吉走软。

如果石油巨擘继续压低船费,这种情况将使岸外支援船业者更难走出困境。

 

(编译:魏素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