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止日期逼近 加速辩论CPTPP

王建民表示,虽然CPTPP的整体贸易和经济效益低于TPP,但效益仍然是利好的。The Edge档案照

-A +A

(吉隆坡27日讯)鉴于距离2019年2月的“截止日期”还有不到6个月的时间,加上新政府执政,因此马来西亚正在加速辩论应否批准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CPTPP)。

为了使大马的监管环境与贸易协议的规定保持一致,政府似乎至少修改了几项国内法规。

根据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王建民,17条法律仍有待修改或引入,比前贸工部长拿督斯里慕斯达法今年3月宣布的19条法律,减少了2条。

王建民接受《The Edge》财经日报的电邮专访时透露:“一些主要部门的部长已经听取了有关CPTPP的成本和效益的汇报。这些部门必须通过立法修改,作为批准协议过程的一部分。”

政府在早些时候宣布,需要修改的法律包括劳工、环境和国际财产问题。

王建民表示,随着美国决定退出最初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因此在简报会上已经更新了成本和效益。

CPTPP要求其11个签署国的其中6国,在协议于明年初生效之前批准协议。不过,成员国仍可在截止日期过后,批准协议并参与交易。

到目前为止,只有日本、新加坡和墨西哥批准了该协议。除了大马之外,其他签署国还包括澳洲、纽西兰、加拿大、智利、秘鲁、越南和汶莱。

由于11个签署国在TPP重新命名为CPTPP之前,暂停了原TPP协议的22项条款,专家和业内人士仍在争论新协议是否对大马经济和整个民间社会不利。

效益仍然利好

梳邦国会议员兼TPP议会核心小组成员黄基全说:“虽然我们正在考虑几个重大问题,但我们签署TPP的主要原因是它应该让我们更广泛地渗入美国市场。”

他接受《The Edge》财经日报电访时表示,现在失去了进入美国市场的机会,对大马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的贡献不到1%,因此可以忽略不计。

贸工部委托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在2015年12月份进行的报告显示,大马参与TPP将可把国内生产总值推高0.6至1.15%。

尽管王建民承认CPTPP的整体贸易和经济效益低于TPP,但他认为,其效益仍然是利好的,因为大马会有新的潜在贸易伙伴。

他说:“CPTPP有3个新国家加入,包括加拿大、墨西哥及秘鲁,分别是全球第十大、第15大及第48大经济体,目前我国并没有和这些国家签署任何自由贸易协议。”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 Services)在2018年3月9日的报告也提到了这些国家,并补充说大马的棕油、橡胶和电子产品出口商将成为CPTPP的受益者之一。

民主与经济事务研究所(IDEAS)经济学家Adli Amirullah说:“CPTPP下的关税优惠将让大马出口商比中国等非CPTPP国家更具竞争优势。”

他认为最重要的是,大马制造商可以从更多的高质量投入中受益,特别是来自日本和墨西哥。

他说:“CPTPP邀请外国出口商向本地制造商施加竞争压力。因此,消费者有望受益于价格的下降和产品质量的提高。”

在提到穆迪的同一份报告时,Adli强调,在CPTPP参与国之中,大马获得最高的实际收入效应,2030年实际收入将增加3.1%或210亿美元。

他表示,因此若大马因参与国征收的关税较低或接近零而不签署协议,那么贸易将远离大马并转移到CPTPP,这是一个“非常相关的问题”。

他说:“相对于大马,从像越南这些低劳动成本的国家进口,甚至可能更具吸引力。”

但并非每个人都同意

黄基全说:“(CPTPP的支持者)的论点是,如果我们不参与,我们将被排除在未来的贸易讨论之外,但事实并非如此。如果政府有信心好好处理事情,各国仍将与我们进行贸易。”

资政理事会成员佐摩教授最近呼吁大马“优雅地退出”贸易协议,并指出参与该协议的额外风险。

他在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CPTPP已经促使大马进一步实现贸易自由化,加速去工业化,同时限制现代服务业、发展金融和‘政策空间’的增长。”

 

(编译:魏素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