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C放眼进军其他印度支那国家

This article first appeared in The Edge Financial Daily, on May 11, 2017.

高美莉:嘉通院线持续投资新电影技术。人们贪新鲜,当他们去电影院观赏电影时不断寻找新事物及新体验。摄影:Sam Fong

-A +A

(吉隆坡11日讯)早前传闻指“糖王”郭鹤年拟为旗下嘉通院线私人有限公司(Golden Screen Cinemas,GSC)物色买家,而这项交易据悉高达5亿美元(约21亿7000万令吉),此消息在去年底更成为新闻头条,如今嘉通院线表示,欲在印度支那(Indochina)探索更多扩展业务的商机。

嘉通院线计划今年在越南增设6家新电影院,以及在今年杪或明年初于柬埔寨增设一家电影院。目前,嘉通院线正在洽商通过GSC Movies私人有限公司发行电影至其他国家。

嘉通院线总执行长高美莉在上周的专访向《The Edge》财经日报透露:“是的,我们放眼成为区域电影院业者。我们已在所有其他印度支那的国家发行电影,虽然目前没有任何具体的细节,但我们肯定会寻求扩大至缅甸(和)寮国的商机。”

高美莉是在郭鹤年掌舵的PPB集团(PPB Group Bhd)澄清并粉碎欲脱售电影院业务的传言,并强调将扩展电影院业务的两个月后发表上述言论,而PPB集团是嘉通院线的母公司。

嘉通院线于1987年3月成立,一路走来转眼已经30年。PPB集团在接管大马邵氏兄弟(Shaw Brothers Malaysia)的电影院业务后,随即成立Golden Communications(马)私人有限公司。PPB集团在3年后扩展电影院业务,收购持有连锁电影院--国泰影院(Cathay)的Borneo Filem Organisation(马)私人有限公司。

然而,在90年代中期,有人曾质疑此举是否是明智之举,因为电影院业者当时面临前所未知的威胁与冲击,即廉价盗版视频光碟(VCD),其次是更先进的数码影碟(DVD)。

高美莉直认不讳地说:“那是极为艰难的时期。”

然而,电影院业者藉由提升素质和所提供的产品及服务的体验,对上述种种威胁作出反击。

如今,嘉通院线成了大马最大型的电影院业者,而电影院和电影发行业务更是PPB集团的第二大盈利来源。

高美莉披露,极为讽刺的是,随着嘉通院线在市场上站稳阵脚,仍未受迈入流媒体播映、视频点播(VOD)和便携式娱乐(entertainment-on-the-go)的时代所影响,反之,盗版DVD供应商却“陷入困境”。

“我们对于电影院前景极具信心。(在电影院观赏电影)如今是一种生活方式。人类是群居动物,我们需要与家人朋友一起做某些事情或进行某些活动,而去电影院观赏电影所获得的体验,与你从平板电脑、手提电脑或桌上型电脑观看流媒体节目是截然不同的。”

她说:“电影技术已大大地进化,(在电影院观赏电影)让你有一种完全身历其境的体验。你也能在电影院观赏更多更震撼的大片。‘变形金刚’(Transformers)在屏幕上变得更巨大及震撼,你在电影院里更能感受‘速度与激情’(Fast & Furious)的快速及激烈的视觉体验。所有这些新电影技术,像是震动椅和3D环绕声等,这些电影技术真正增强了电影观赏体验。你在其他任何地方观看电影,是绝对不会有这些深切的感受。”

 “这就是为什么嘉通院线持续投资新电影技术。人们贪新鲜,当他们去电影院观赏电影时不断寻找新事物及新体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推出THX影厅,我们提供大屏幕格式和(Dolby)Atmos(音频环绕技术)。”

这项投资不仅仅限于新电影技术,也包括提升观赏电影的整体体验,从室内设计到售票都,嘉通院线备有网上订票和手机应用程式订票,如今更在Tropicana City Mall试点推出自助售票亭(第二个售票亭即将在1Utama推出)。

与此同时,嘉通院线也增加食物的选择和提高质量。

嘉通院线与购物商场合作的成功商业模式,也表明电影院在单一地点独立运作的模式俨然已不可行,就像是Rex和旧Pavilion电影院。

高美莉表示,这个模式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大马人喜欢在购物商场里消耗时间,嘉通院线将此模式转而演变为一整天的活动,让消费者可以集购物、享受美食与电影于一身的整体体验。

 

重返柔佛市场

截至目前,嘉通院线在大马33个地点拥有305个数字屏幕,而整个电影院领域一共有1041个数字屏幕。嘉通院线就占国内票房收入40%以上,去年票房总数更超过10亿令吉。

高美莉表示:“人们问我们何以这个领域增长得如此之快。2006年,电影院领域仅有282个屏幕,10年内扩增700个屏幕。事实上,我们可谓与购物商场一同成长。这就是关键:购物商场蓬勃发展,而电影院则是商场的主要租户。”

“事实上,嘉通院线在5月24日将于MyTown购物商场增设一家新电影院,一共有13个屏幕,接着,轮到6月在旺沙马朱(Wangsa Maju)Melawati Mall增设一家拥有10个屏幕的电影院。此外,我们也将为梳邦再也USJ Summit的电影院增添3个屏幕。”

嘉通院线今年也将重返柔佛市场,巴生谷地区以外的首家旗舰店就落在新山的佰乐泰商场(Paradigm Mall),这家设有16个屏幕的电影院将于11月开张。

总括来说,嘉通院线今年在大马增设39个屏幕。

尽管高美莉承认大马部分地区已出现饱和现象,单是白沙罗(Damansara)地区,在5公里的范围内就有7至10家电影院,但她依然认为有增长空间,因为大马的人均入场人数仅2.5人,低于新加坡和澳洲等成熟市场的4至5人。

“话虽如此,巴生谷地区出现饱和现象,但却占国内票房的55%至60%。因此,我们将慎选之后进驻的地点,我们也将选择入驻有知名发展商开发的购物商场的策略地点。此外,我们也选择一些仍未被开发的市场,像是柔佛和槟城。所以,若巴生谷地区以外有一家商场仍未被开发,我们就会考虑进驻该商场。”

 

联营模式最为合适

高美莉指出,除了大马之外,外国的电影院业务增长机会也挺多。她披露,越南人口超过9000万人,但只有约700个屏幕,相对于大马的3000万人口,却有1041个屏幕,这是嘉通院线积极扩展业务极有说服力的论据。

这就是为什么该集团计划今年推出以Galaxy为名的6家新电影院,并由Galaxy Studio股份公司负责经营。PPB集团通过越南嘉通院线(GSC Vietnam Ltd)持有Galaxy Studio的40%股权。

“对我们而言,越南是一个增长契机颇大的市场。单是今年,我们在越南就增设37个屏幕。我们放眼明年在其他6个地点增设30个屏幕。目前,我们在当地的7个地点设有43个屏幕。”

该集团是在2013年首次进军越南市场,当时胡志明市仅有3家电影院。

“自此之后,我们进驻河内,再来是湄公河三角洲(Mekong Delta),以及二线至四线城市,我们也入驻岘港。我们在2018年将涵盖19个地点,相比目前的7个地点,增幅约2.7倍。”

柬埔寨市场方面,高美莉透露,嘉通院线已和一家购物商场营运商合作,成立一家持股比例为60:40的联营公司,嘉通院线持有大多数的股权。

“我们的目标是在今年末季,或在明年农历新年之前增设电影院。这一切都取决于对方何时交付设置电影院的单位予嘉通院线。”

此外,该集团打算在其他印度支那国家,採用类似的联营模式与购物商场合作。

高美莉补充道:“普遍来说,当我们进军一个新市场时,我们必须与当地的合作伙伴联手。我们拥有经营电影院的专业知识,而合作伙伴与当地的政府机关关系良好,这绝对有利于我们。”

截至2016年12月31日止的财政年(2016财年),嘉通院线的净利按年下跌10%至5906万令吉,上财年净赚6561万令吉,归咎于以美元计价的贷款所引起的外汇折算损失。

然而,营业额则年增8%至4亿6849万令吉,上财年报4亿3557万令吉,主要来自2015年开张的5家新电影院的全年营收贡献、电影收入强稳,以及特许经营销售增加所致。

然而,该集团预计,今年的盈利将呈单位数增长。

“我认为,盈利增长来自我们新开张的电影院。依我来看,新山的电影院或可取得非常好的表现,我们不仅进驻新山市场,也囊括新加坡市场,特别是我们的国际屏幕,相信将吸引新加坡的消费者。”

“至于我们现有的电影院,若能保持目前的观众入场水平,我也会感到欣慰。这也取决于电影的表现,因为我们的业务是产品驱动型的。首季的入场人数并不是很多,但次季有许多大片上映,因此,我们估计,今年的表现不俗。”

 

摘录自高美莉的专访:

The Edge》财经日报:据了解,PPB集团已拨出2亿1500万令吉,作为今年电影院业务的资本开销。

高美莉:这笔资本开销供我们现阶段增设9家新电影院,以及为现有一家电影院升级的计划。今年有3家电影院开张,另外6家电影院将在2018至2020年投入运作。

 

食品与饮料的特许经营业务在嘉通院线的电影院收入比重是否占了很大一部分?

我不想细分比重,但这项业务的贡献颇高。我们实际上从电影票赚得的利润非常少,因为我们被征收非常高的税务,娱乐税高达25%。除此之外,我们还有6%的消费税(GST)。因此,我们必须藉由此业务来辅助我们的营收。

 

嘉通院线已推出电子订票服务。约有多少的预订来自电子订票服务?

网上订票占我们的售票量约30%,我们冀望可达至40%至50%。

 

嘉通院线的电影发行业务的规模究竟有多大?

电影发行业务占嘉通院线的盈利比重约10%,这不算太多,但它是综合业务的一部分。我们需要有自己的发行部为公司提供电影,所以我们不只是依赖好莱坞(Hollywood)电影。

 

电影院领域似乎有合并的趋势,而嘉通院线是否会朝着这个方向迈进?

(韩国CJ集团收购土耳其电影院业者Mars Entertainment Group;中国大连万达集团也通过AMC Entertainment Holdings Inc收购英国Odeon & UCI电影院,并成为全球最大的放映商。AMC也收购美国电影放映商Carmike电影院。)

是的,娱乐业近年来涌现许多购兴。若你听到传闻指有人有意收购嘉通院线,我们也控制不了这样的说法。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想脱售这盘业务。这一切都取决于(PPB集团的)策略,以及我们是否满意这盘业务的增长。目前,它依然是我们的核心业务之一,同时也是PPB集团的第二大业务。

 

是否会将嘉通院线独立上市?

不会,我们目前没有任何上市的打算。但我可以告诉你,嘉通院线仍有许多价值等着被挖掘,不仅在大马市场,就连海外市场也一样。

 

嘉通院线也参与联合制作电影,其中一部就是去年票房表现极佳的Ola Bola。之后是否还会有更多联合制作的电影?

我们有这样的打算,但这取决于剧本、导演和故事情节。若有一部值得制作的电影,我们一定会投资。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任何计划进行中。

 

许多企业面临成本上涨的问题。作为商场的主要租户,你是否能获得更便宜的租金?

购物商场给我们的租金是主要租户的租金。然而,我们在艰巨时期与大部分业主洽谈租金,以获得以基础租金及营收共享形式而定的租金。这意味着当我们有更多的入场人数及更高的票房时,他们将获得更高的租金。若入场人数低,业主有这样的基础来降低成本。这对两者而言是双赢局面。当我们表现良好,我们不介意分享盈利。但正值艰巨时刻,我们至少可持续营运,也可剔除负面的季节性因素。

 

一些电影院业者也播放另类的内容,像是足球赛事等。这对嘉通院线来说是否可行?

是的,这是我们正在探究的。我认为,这类作法是有机会的。但是,所有这些都与播映权有关。譬如说英超联赛(EPL),我们可能需要和Astro合作。目前为止,我们去年在谷中城购物广场(Mid Valley Megamall)进行电子体育活动的直播。我们也直播过两次日本动漫音乐会,全场满座。很多动漫粉丝都非常兴奋,因为他们可以在本地观看,无需飞去日本观赏。我们甚至有来自新加坡和中国的客户。

 

(编译:倪嫣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