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MDB董事必须解释的可疑交易 (交易5)

-A +A

交易5:2013年以13亿8000万令吉购买槟城土地

当时的董事部成员:Lodin、Ismee、王锦发、Shahrol、Ashwin、Hazem

虽然1MDB在与政府的“甜心交易”(Sweetheart deal)中以非常便宜的价格购得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的土地,但是该公司在槟城以13亿8000万令吉购买槟城的土地,令人膛目结舌。

这项在2013年5月5日第13届全国大选前6天达成的交易,涵盖以下细节:

1)在2013年4月29日,Aluminium Development Company私人有限公司,之后易名为1MDB RE(Ayer Itam)私人有限公司,支付3亿3800万令吉,购买发林产业私人有限公司660万股或100%股权。

2)在2013年4月29日,Aluminium支付9亿3000万令吉,收购Gerak Indera 私人有限公司2股,每股1令吉,或100%股权。

这两家公司在槟城拥有234英亩永久土地;1MDB曾表示会用此地来建造可负担房屋。

3)之后,在2013年9月23日,1MDB与上市公司发林集团(Farlim Group(Malaysia) Bhd)签署协议,以1亿1300万令吉,在槟城购买数块土地的“不分割份数”(undivided shares)。

这三笔交易成本高达13亿8000万令吉。

根据《The Edge》调查所得,这些交易对卖家非常有利,这是因为:

1)土地的交易价比两年前,即2011年12月时所评估高出100%。

2)根据估计,大约1200户人家已在该地生活超过40年,这意味着要将这些人移走将非常昂贵,且非常麻烦。

3)该土地有数个业主,而且业主之间也曾多次对簿公堂,迄今都无法对土地发展做什么。然而,感谢1MDB,发林和卖家Gerak Indera能够抱走13亿8000万令吉现金,而1MDB则落得拥有很多阻碍,而且开发面对重重挑战的土地。

第一组的土地卖家全是与槟城大亨丹斯里林玉唐有关的。1MDB也与林玉唐的公司有两笔交易。

第一笔交易是以3亿3800万令吉向他的控股公司发林控股(Farlim Holdings Bhd)购买发林产业。

在第二笔交易,1MDB以1亿1300万令吉向发林控股控制的发林集团购买数块土地的“不分割份数”。

在2012年初,发林控股转移数块土地的“不分割份数”予发林集团,以解决欠下后者的债务。

(编按:土地的不分割份数意味着只有一份地契的土地拥有数名业主,而该土地也并未分割为数块拥有各自地契的土地。)

这种情况在1MDB所购买的土地交易中极为平常,即这些土地都有其他业主,尽管只有很小份数。

在2011年12月8日,Henry Butcher Malaysia(Penang)私人有限公司做出的5800万令吉估价被当成债务清算的基础。

由于该土地面积为93.86英亩或408万8000平方尺,而发林集团的份数高达25% 或102万平方尺,该5800万令吉的价格意味着该土地的价值为每平方尺57令吉。

两年后,由Henry Butcher在其志期2013年10月24日的报告中,同一块土地,估值为1亿令吉或每平方尺98令吉,飙升了73%。

作为比较,根据财政部属下的产业服务及估价局的2013年报告,槟城开发土地的价值只在2012年和2013年两年间增加28%。

更有趣的是,最后1MDB支付发林集团1亿1300万令吉,或95%高于该土地2011年的价值,以及比2013年估价高出1300万令吉。

另外,发林控股也以3亿3800万令吉出售其未上市的发林产业给1MDB。

至于Gerak Indera,根据大马公司委员会的报告,售卖该公司给1MDB的股东为Ng Kok Cheong和Mohammed Zubni Ismail,他们分别持有50%股权。

槟城商人吴春来曾在一段很短的时间,从1997年1月6日至29日,担任Gerak Indera的董事,但是知情人表示,尽管他与该公司并没有正式的关联,但是他与该公司的关系依然密切。

根据1MDB在数个月前发布截至2013年3月31日的年度财务报告的“财政年后重要事宜”中披露这些交易时,并没有阐明这些土地和产业在槟城的确实地点。该2013年财报延迟了一年,也更换了一名审计师。

《The Edge》的调查显示,这些大小不一的土地以及排屋和店屋散落在槟城阿依淡周围。

这些土地都有房屋和一些工厂。根据估计,大概有1200至1400户人家,他们有水电和邮寄地址。大部分是有锌板屋顶的半石灰房屋,也有一些木屋和石灰房屋。

致Lodin、Ismee、王锦发、Shahrol 和Ashwin的问题:

交易2(1)

1)王锦发身为槟城的发展商,那么他是否涉及商讨购买土地和/或他有介绍卖家给1MDB吗?刘特佐是否参与这些交易?

2)为什么你在全国大选前6天,执行涉及如此庞大数目的买卖?等到全国大选后才完成交易,就如其他商业交易,不是更合理吗?

3)董事部是否针对这些土地进行风险评估?因为交易价比市价高、土地有多项障碍,如在该土地上,有超过1000户人家,住在那边数十年。

4)部分的土地被分割且由其他人拥有,而1MDB在未获得他们的同意是不能发展该土地。董事部是否意识到这一点?

5)目前该土地的计划并未有任何进展,假设13亿8000万令吉的融资成本为每年7%,即每年需要为尚未带来任何收益的资产支付9660万令吉利息。你要如何向马来西亚的纳税人交代?

 

 

相关文章:

1MDB董事必须解释的可疑交易

交易1:与PetroSaudi International的联营协议

交易2:与PetroSaudi International的联营协议

交易3:2012年购买电力资产的融资

交易4:提供Aabar昂贵的期权

交易6: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的30亿美元债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