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保中资也为本地人提供高技能工作

Wan Saiful Wan Jan

-A +A

(吉隆坡4日讯)中国投资涌入我国据说对国内经济产生乘数效应,但就创造就业机会而言,考虑到非洲的情况,这个得益可能不尽如人意。

民主与经济事务研究所(IDEAS)总执行长Wan Saiful Wan Jan(图)指出,中国在非洲大陆的投资仅创造低技能和低薪,而不是高薪和高技能的工作。

正在研究中资在大马劳动力市场影响的Wan Saiful,最近在一次会议上分享他的初步研究结果显示,政府需要重新思考政策,以确保这些投资为本地创造高技能和高薪的就业机会。

他表示,这尤其重要,因为大马的目标是成为一个高收入国。IDEAS希望在明年初完成这项研究。

以坐落于彭亨关丹哥宾的马中关丹产业园区(MCKIP)为例,Wan Saiful指出,他的初步研究表明,许多需要高技能的工作是由投资方带来的中国员工所负责。

马中关丹产业园区是大马与中国首个共同发展的国家工业园区。51%由IJM Land Bhd、森那美产业(Sime Darby Property Bhd)和彭亨州政府所持有,而余下的49%由中国广西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和钦州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所拥有。这是位于中国钦州的中国-大马钦州产业园区的姐妹园。

由东海岸经济特区发展理事会(ECERDC)、彭亨州政府和Jobs Malaysia于今年8月联合举办的招聘会,马中关丹产业园区的最大投资者,中国联合钢铁(马)集团公司(Alliance Steel)为本地人提供了4000多个就业机会。

为了支持联合钢铁在马中关丹产业园区的营运,ECERDC在网站指出,空缺包括需要不同资格和技能的入门级和高级职位,工作范围从技术和支援,涵盖至工程、监督和管理职位。

但对于Wan Saiful来说,马中关丹产业园区承诺进行高价值的投资,并发展大马经济,但所创造的就业机会大多是低技能的建筑工作。而且,他认为,日后的工作可能是以工厂为基础,而且一旦投资者离开,本地人如何能够转向更高层次的工作仍不确定。

同样地,他说,中资为非洲当地创造了数以万计的就业机会,但大多数是低技能的。

他引述2016年的一项学术调查显示,在40个非洲国家投资的400家公司,达80至97%的低技能工作是由当地人承担。

因此,尽管中国在非洲的投资提高了贸易、外来直接投资,以及改善基础设施领域,填补西方投资者留下的空缺,Wan Saiful称,整个非洲大陆都感受到对中资的强烈反应,许多当地居民指责中国人抢了他们的工作。

这导致埃及、肯亚和南非等国家实施更严格的政策,限制中国就业人数。南非政府也提出外国公司需要雇佣当地人的配额。只有在技能不足的情况下,当地劳工才能被外国人取代。

他指出,这是从中资在非洲创造的本地就业所可以吸取的正负影响的借镜。

“如果你看看(来马)中资的性质,全都是建筑工程。我相信以后会创造新的工作类型。政府需要与大众分享这个愿景,以缓解这个问题。”

他通过电邮向《The Edge》财经日报表示:“如果可以与每个人分享这些基础设施项目可创造的乐观和实际愿景,我们可轻易地消除批评。”

“通过各机构参与处理中资的大马政府,也清楚知道有必要确保为本地人创造就业机会。政府已经采取一些措施,如东海岸衔接铁路(ECRL)项目的30%合约会分配给本地公司。这也将为本地人创造就业。”

他补充:“但是,我们不清楚如何确保日后将提供本地人高薪工作,因为建筑工程不一定是将人们脱离最低家庭收入群(B40)。”

当研究马中关丹产业园区的劳动力时,Wan Saiful表示,由于面对数据方面的挑战,使评估情况困难。

“我认为,政府必须有透明化的数据,并邀请各方携手共同研究这个问题。目前并不容易获取数据,且你需要先了解合适的人选,才能访问他们。”

“为什么我们不能有一个门户网站,透明地披露所有的投资数据?例如,已经投入的金额、当前的工作类型和数量、在各个职业层面的本地和外国工人数量、未来工作的预期等。”

他说:“这很容易做到,如果政府开放,我相信会有很多人乐于帮忙分析数据,以便相应调整我们的政策。”

 

(编译:陈慧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