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银行贷款担忧 再生疑云

-A +A

(吉隆坡14日讯)以德意志银行为首的财团要求一马发展公司(1MDB)说明有关9亿7500万美元(36亿令吉)贷款抵押的状况,使1MDB和阿布扎比合作伙伴之间的交易再生疑云。

此事牵连到阿布扎比合作伙伴,是因为这笔9亿7500万美元的贷款,是1MDB用以终止International Petroleum Investment Co (Ipic)及其子公司Aabar Investment PJS,可在1MDB电力资产上市时,认购49%股权的期权(Options)。

上述期权是1MDB与Ipic之间协议的一部分,且明显有利于后者,因此过去也引起一番舆论,究竟管理层与董事部有否损害1MDB的利益。

回顾2012年,1MDB发出两批总值35亿美元的债券,以向丹绒(Tanjong Plc)和云顶集团(Genting Bhd)收购电力资产。

当年,发债的子公司分别是1MDB Energy Ltd与1MDB Energy(Langat)私人有限公司。

根据这两批债券的文件显示,扣除开销以及给高盛和其他中介机构的费用后,所得款项为31亿美元。

这两批债券由1MDB和Ipic共同担保,但后者的担保要付出高昂代价,因为1MDB同意:

(i)Ipic要保留42亿5000万令吉,即筹资净额111亿6000万令吉的38%,以作为提供共同担保的退款保障。

(ii)Ipic享有10年的期权,在电力资产上市后,可认购高达49%股权。Ipic随后将期权转让给子公司Aabar Investments,因此该期权也称Aabar期权。

为什么1MDB管理层和董事部会同意这些高度有利于Ipic或Aabar的条例?

《The Edge》已多次指出,1MDB的贷款方式是极其昂贵的。以这笔35亿美元的债券为例,一家公司借钱,但最后却得到这么少,是很荒谬的。(见表)

一马发展公司_贷款抵押状况.png这就像和阿窿(高利贷)借钱!

更糟的是,若Aabar实行期权时,必须付出额外费用,1MDB竟然也同意分担。

根据1MDB在11月才提呈给公司委员会,截至2014年3月底财政年的年度财务报告,1MDB在‘财政年后重要事宜’一栏中披露4件事:

第一,该公司自开曼群岛赎回的12亿2000万美元中,大部分用于还债、充当营运资本,以及依据期权协议,支付Aabar作为退款定金。虽然没透露这笔金额,但可以假设是12亿2000万美元中的大部分。

第二,在2014年5月,该公司获得一笔达2亿5000万美元的过渡贷款,融资收购Aabar期权。

第三,在2014年5月22日,1MDB和Aabar签署结算协议,终止该项期权。这当中没有透露细节,除了最后结算将以首次公开募股(IPO)的估值为准。

最后,1MDB透露,Aabar在2014年9月2日以书面通知1MDB,表示已经无意行使该项期权,而后者也同意,将依据5月22日签定的结算协议,所定的条规赔偿Aabar。唯这些条款从未公开。

不过,1MDB没有提到,在2014年9月1日,即收到Aabar书面通知的前一天,获得以德意志银行为首的财团提供的9亿7500万美元贷款。

这些财团中包括阿布扎比商业银行(ADCB),即1MDB现任总裁兼执行董事Arul Kanda Kandasamy在今年1月上任前所工作的银行。

这引起Arul当年是否牵涉这笔贷款,及其在阿布扎比工作期间,有否参与Ipic、Aabar与1MDB的各种交易。

鉴于ADCB、Ipic以及Aabar都是阿布扎比政府所拥有,这使Arul作为1MDB总裁的角色更为微妙,不禁让人起疑,当中会否涉及利益冲突。

现在众所周知的是,这笔将在8月底期满的9亿7500万美元贷款,已经用作支付Aabar,以终止该期权。

这笔贷款的抵押是1MDB独资子公司Brazen Sky存放在新加坡瑞士私人银行,瑞意银行(BSI)的11亿300万美元。

然而,继该户口里的款项被揭无法确认时,已引起有关方面的担忧。

 

(编译:郑俊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