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百日新政—平衡承诺与财政纪律

-A +A

(吉隆坡17日讯)今天是希盟(Pakatan Harapan)从反对党转为政府的100天,到目前为止,希盟的旅程可以比作在紧绳上行走。

希盟在竞选宣言中的“百日十大承诺”受到了严格的审查,这可能被视为一把双刃剑,提醒人民投票选出的政府所许下的承诺,但同时这也是批评者的清单,因为他们会迅速指出未兑现的承诺。政府在努力兑现承诺这方面保持良好的平衡行为,同时确保国家不会陷入赤字。

惟经济学家表示,逐步实施竞选宣言承诺是关键。艾芬黄氏资本研究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主管陈秋隆表示,政府需要做的是维持财政纪律。

“虽然希盟的竞选宣言是支持国内需求,特别是对私人消费的支持,但我们认为所作的一些承诺应该只是逐步实施,因为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新政府必须确保其继续致力于政府的财政纪律。全球经济环境已经恶化,并不如今年上半年那么强劲。”

他向《The Edge》财经日报表示:“如果政府加快兑现所有承诺,这将造成一种情况,即对政府收入的依赖可能不足以支付营运和发展支出,从而导致更高的财政状况,这不大利于主权评级。”

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SERC)执行董事李兴裕表示赞同,并说:“政府在履行承诺时,必须权衡财政和债务可持续性、经济和商业影响以及其他非经济因素。竞选宣言中提到实施的计划和项目以及税收措施,都必须考虑到政府的财务状况和债务可持续性,因为截至2017年底,国债高达1.03兆令吉,或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2%。”

他指出,虽然新政府取得了一些成就,但也有令人失望的一面或障碍与挑战,这些都掩盖了新政府在首100天内所付出的努力。

“虽然选民(希望让)政党对其选举承诺负责,但我们需要应用一些客观性,并评估在选举后实施承诺的现实程度。”

民主与经济事务研究所(IDEAS)总执行长Ali Salman表示,虽然取消消费税(GST)这种民粹主义举动会为政府带来更大的财政挑战,但仍被视为大胆的举动。

“这帮助公众提高了对领导层的信任程度,这是政府需要用来采取一些重要步骤的政治资本。现在是政府宣布明确的包容性经济增长路线图,并通过在政策公告中提供更多确定性来恢复私人界情绪的时候了。”

“虽然需要系统性地解决贪污问题,但部长们应该在各自的部门宣布积极且具前瞻性的措施。”

他说:“其中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房屋部长宣布将在下个月公布新房屋政策。同样的,所有部长都应该提出各自的计划,同时大多重申宣言,但同时必须做现实检查。”

约翰卡博特大学(John Cabot University)政治学副教授Bridget Welsh表示,希盟政府仍需解决经济问题。

她说:“国内企业乏善可陈,许多投资尚未获得批准,在不太有利的全球形势下经济放缓。新政府必须制定适当的经济计划,并以自己的方式赢得企业的信任。”

提高透明度和问责制

大马大华银行(UOB Malaysia)高级经济学家吴美玲认为,鉴于国内外的挑战,政府在首100天内的进展值得称道。

“优先考虑是废除消费税、稳定汽油价格和调查一马发展公司(1MDB)。这些都是在首30天内做到的。”

“我们还应该考虑其他改革和工作,以提高透明度和问责制。这包括成立机构改革委员会、改革选举和国会立法程序的选举行动计划、提出零贪污的建议,包括改革执法和政府机构、改革司法任命结构、限制权力集中和关键公职人员的审批程序。”

她说:“这些改革可能不会带来直接的经济价值,但对于恢复对国家主要机构和司法系统的信心以及恢复系统的制衡非常重要。”

柔佛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的政治秘书Syahredzan Johan律师认同上述说法,并称新政府的透明度有所提高。

“例如,透露我国财务状况可能会给投资者带来一些不适,但需要确保公众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在以前的政权下,我们总是得到一幅美好的画面,这对一些人来说是令人欣慰的,但却没有反映出现实情况。”

他说:“我希望这种更加透明的治理方式,将成为这个政府日后的普遍特征。”

还有人要求在商业行为中建立更透明的制度,例如公开招标合约。

Etiqa Insurance and Takaful总策略长Chris Eng Poh Yoon说:“新的发电项目应该进行公开招标,但考虑到大马的环境,所有建议书都必须考虑到实用性。例如,我国的太阳能和风能供应有限,应该考虑到这些因素,不要不切实际的环境预期。”

他补充说:“相反,应该提高整体能源效率,以更好地照顾环境。”

另一方面,他补充说,政府在评估一些主要基建设施合约方面采取了大胆举措。“我希望,对于那些具有明显乘数效应的重大基建设施项目,例如捷运计划(MRT),一旦进行适当成本评估,这些项目应该继续或重新启动。”

100天之后

李兴裕表示,100天之后的旅程更具挑战性,因为政府努力兑现竞选宣言承诺。

“虽说新政府被赋予重任,但现在是时候让新政府努力改善经济和体制,以便在未来几年取得更多成就。”

他说:“100天之后,改革政府、公共机构、官联公司和官联投资公司的时代,以及全面的经济改革和超越计划将成为焦点。”

 

(编译:魏素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