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油拟缩减石油勘探

-A +A

(吉隆坡11日讯)鉴于原油价格疲软,国家石油(Petronas)拟将于6月缩减旗下勘探活动,同时维持现有的产量水平。

熟悉内情的消息人士说:“国油将缩减勘探活动。许多参与钻探的公司已经接到(国油)通知,将在今年6月停止钻探活动。”

尽管如此,他透露国油不会撤出目前已经签定合约的工程,只是现阶段不会启动新的钻探计划。

这名消息人士表示,国油并没有设定一个期限,会暂缓勘探活动多久。

国油在《The Edge》财经日报询问时,仅表示现阶段不会针对此事发表任何文告。

今年2月,《The Edge》报道,国油可能推迟Balai Cluster小型油田的第二期风险服务合约(Risk service contract),直至原油价格恢复到每桶80美元(287.20令吉)以上。

上周五,布兰特原油价为每桶65美元,而大马塔皮斯原油(Tapis)则为每桶71美元。

假设此次勘探活动展延无期,将使钻探公司忧心重重,尤其一些面对合约期满、以及钻井资产即将完成,却尚未获得合约的业者。

安联星展研究分析员指出:“国油此举对他们(钻井业者)而言,肯定是负面,因为他们当中某程度上仰赖大马或国油的钻探活动。”

“然而,像合顺油气(UMW Oil & Gas Corp Bhd)这些钻井业者,因为业务遍及东南亚,并正考虑进军中东市场,所以不会因国油而受影响。”

合顺油气旗下7座与国油有约的钻油机中,有4座将于今年底期满,而另外有2座,即Naga 1和Naga 4则为长期租约。

另一个名为Naga 7的自升式钻井平台,因马尼拉上市公司Frontier Oil Corp无法执行与合顺油气所签定的合约后,目前处于闲置状态。

合顺油气也预计,将于9月接收Naga 8,并尚未获得合约。

MIDF研究亦表示,合顺油气的营业额来源多元化,涉及区域乃至于国际的合约。

另外,安联星展研究指出,柏利赛石油(Perisai Petroleum Teknologi Bhd)的营业额来源则相对没那么多元化,因其钻井平台仍未赢取海外业者的注意,而且旗下3座钻井平台中,仅1座在服役。

柏利赛石油(基本面:0.45;估值:1.1)旗下的Perisai Pacific 101(PP1)目前与国油探勘私人有限公司(Petronas Carigali)的租约至2017年,而另两座(PP102和PP103)则在兴建中,预计分别在今年和2016年中竣工,双双仍未获得合约。

因此,在众多石油巨擘勒紧腰带,钻井业者唯有调整租费以求生存。

安联星展研究分析员说:“他们有可能会调整租费。有些则宁可牺牲赚幅,因为资产闲置的成本会更高。赚幅较低,至少他们的资产租出去,并带来收入。”

她补充,自升式钻井平台业者目前的平均赚幅为40%至50%,租费则平均每日14万至15万美元。若是停放在船坞,将给业者带来几亿美元的成本。

 “对钻井平台业者,尤其是过度举债的公司而言,2015年将是艰难的一年。”

同时,MIDF研究认为,这些公司应该把业务多元化至价值链的次领域,或在最坏的情况下出售闲置的资产。

该研究机构指出,现阶段整个领域都是摇摇欲坠,因为租费被削减,而且市场中不缺买家愿意收购钻井平台,只是卖方可能难以获利。

上个月,鉴于市场钻探活动走软,为了避免资产负担,沿海工程(Coastal Contracts Bhd)以8亿700万令吉出售其首座自升式钻井平台。

据悉,沿海工程(基本面:2.6;估值:1.8)年底竣工的另一座钻井平台,正处于合约协商阶段,但若有买家愿意购买,亦会考虑出售。

除了钻井平台业者之外,其他像史格米能源(Scomi Energy Services Bhd)、迪隆(Deleum Bhd)和乌兹马(Uzma Bhd)等的油田服务商,或将面对一连串缩减勘探活动带来的骨牌效应。

史格米能源(基本面:1.0;估值:0.5)提供钻井液和钻井平台的废物管理服务;迪隆(基本面:1.7;估值:2.1)提供井下支援服务;而乌兹马(基本面:1.3;估值:1.5)则提供井压加成服务。

 

:The Edge Research基本面分数和估值分数均根据历史数据计算。基本面分数反映公司的获利能力和资产负债表实力,估值分数则决定股项估值是否具吸引力。3分意味着基本面强劲和估值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