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库控股董事部总辞使政府透明度受关注

-A +A

(吉隆坡27日讯)学者Edmund Terence Gomez博士认为,国库控股(Khazanah Nasional Bhd)9位董事部成员集体向政府递交辞呈的举动是“恰当的”,这将给政府提供充足机会,为该主权财富基金重新定位。

然而,这引发了政府透明度问题,其中涉及最近官联公司(GLC)和官联投资公司(GLIC)人事改组。

Gomez接受《The Edge》财经日报电访时表示:“(国库控股董事辞职)这是明智的。首相可以自由地做他认为应该做的事。”

“我认为,首相不满的(其他GLC和GLIC)董事部成员应从国库控股事件得到启示(并辞职),让首相有机会彻底改造GLC和GLIC。”

首相敦马哈迪3周前表示,该主权基金应该回到协助土著的初衷。

据报道,自5月9日大选政府更迭以来,国库控股董事部还没有会晤敦马。

成立于1993年,国库控股的任务是持有和管理政府的商业资产,并代表国家进行策略投资。2004年则采取更积极的投资方式,包括提高现有核心资产的表现。

本月早些时候,敦马说,国库控股已经偏离初衷,最初成立的目的是协助土著收购和持有公司股权。他抨击该基金是霸占这些公司的股票,而不是分配给土著。

对此,Gomez不认同敦马的观点,即国库控股应允许子公司逐步私有化,以作为土著所有权议程的一部分。

他说,国库控股是主权财富基金,而不是为土著持有信托资产。该角色是由国民投资机构(PNB)扮演。

他点出,围绕GLC与GLIC的角色,以及各机构董事和高管的委任和薪酬引起更大的争论。

“如果敦马希望改变国库控股的角色,那么这个应该在国会辩论。我们仍在等待(关于此事的)公开辩论。”

“为什么政府没有成立委员会来探讨GLC与GLIC的角色?政府将GLC从一个部门转移到另一个部门的原因是什么?”

针对需要在涉及GLC与GLIC变动中提高透明度,Gomez随后提出谁将接掌国库控股。

财政部长林冠英昨日称,董事部此举是明智的,并说敦马将作出最后决定。

在马大执教,并撰写大量GLC与GLIC文章的Gomez表示:“我主要担心是他将如何挑选接班人。”

他建议,国库控股的监督机构成立一个遴选委员会,提出合适的人选,然后审查和选出接任者。

“考虑到GLIC影响公众和国家福祉的重要性,挑选董事部成员的标准应该向公众披露,且公开进行。”

在现任董事经理丹斯里阿兹曼莫达的领导,国库控股大大扩展投资组合,截至2017年12月的可变现资产达1572亿令吉,相比2004年5月底的509亿令吉。

此外,阿兹曼的服务任期不会超过2019年5月底。去年,国库控股委任执行董事Ahmad Zulqarnain Onn和Tengku Datuk Seri Azmil Zahruddin Raja Abdul Aziz为副董事经理,自2018年1月1日生效,是该基金接班计划的一部分。

MIDF Amanah投资银行研究主管Mohd Redza Abdul Rahman向《The Edge》说,国库控股应该在今年宣布阿兹曼的接班人。

“这在原定(继任)计划之前发生。”他补充,最新发展不会影响国库控股子公司短期内的表现。

他表示,任何短期影响都将微乎其微,因为并不多国库控股董事直接参与包括马航(Malaysia Airlines Bhd)、IHH医疗保健(IHH Healthcare Bhd)和亚通(Axiata Group Bhd)等子公司的营运。

“国库控股及其子公司由各领域的专业人士管理……我认为短期内的日常营运没有任何影响。”

“重要的是,国库控股和类似机构的目标和使命会否随着新领导层而改变。”

 

(编译:陈慧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