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航的成功可能令大马机场控股不仅失去沙巴

-A +A

(吉隆坡24日讯)联昌国际投资银行研究指出,亚洲航空(AirAsia Group Bhd)建议重开亚庇国际机场(KKIA)第二航站楼(T2)为专用廉航终站,可能为大马机场控股(Malaysia Airports Holdings Bhd)带来不仅是失去其中一个获利机场的麻烦。

联昌国际研究分析员Raymond Yap在报告指出,如果大马机场控股失去T2的营运权,而亚航成功吸引更多游客,其他州政府也可能会试图效法,导致大马机场控股在其他城市也失去亚航的生意。

亚航分别占亚庇国际乘客流量和国内客流量的30%和48%,而该机场是以客流量计的我国第二大机场,2017年共有400万出境旅客。

Yap表示:“如果交通部同意大马机场控股应将T2的营运权交给独立营运商,该集团将失去亚庇宝贵、不断增长和财务稳健的客户。更大比例的收入将来自疲弱的航空公司,如马航(Malaysia Airlines)和马印航空(Malindo)。”

缓解这一局面是大马机场控股于2009年与政府签署的营运协议(OA),赋予它经营除了士乃国际机场,我国所有机场的权利至到2069年。

Yap补充:“开展T2侵犯大马机场控股在营运协议下的权利,这使得该集团有权获得政府的一些补偿。”

他指出,大马机场控股也可能与沙巴州政府一起获得T2的少数股权,从而使其能够保持对亚航在亚庇业务的敞口。

“大马机场控股还将继续获得亚航在T2的着陆费,因亚庇国际机场的单一跑道仍将由大马机场控股管理。”

另一方面,如果T2交由独立营运商,亚航可争取国内和国际乘客服务费(PSC,或称机场税)减半,从而提高其竞争力。

“我们认为,来自沙巴州的支持,将提高交通部批准的机会。”

Yap表示,亚航在T2营运时的国内机场税为6令吉,相比T1的9令吉,而国际机场税是32令吉,相比65令吉。

然而,迁至T1迫使亚航向乘客收取更高的机场税。机场税在2017年1月1日进一步上调。

大马机场控股昨日发布文告,否认强迫亚航搬迁至T2,并称“从一开始,T2就是廉航的临时终站,直到T1更大和更好的设施完工。”

Yap说:“亚航押注到沙巴的游客人数提高,将足以激发政治意愿,使其T2计划能够实现,即便是以牺牲大马机场控股为代价。”

休市时,大马机场控股微起5仙或0.56%,报9令吉;亚航则跌4仙或1.18%,挂3.36令吉。

 

(编译:陈慧珊)